<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正文 第六十七章 顺水推舟

        目录:重生女修仙传| 作者:眷念| 类别:都市言情

            

            然后接下来,相似的情景又接连上演。

            再一次扑空之后,就算景和阿衡都没说什么,弈鬼的面子也?#20063;?#20303;。

            他阴沉着脸一直未说话,但其捏得死紧的拳头,以及几乎抿成了一条线的薄唇,都让人毫不怀疑,如果赤水在他面前,肯定会被他一把捏死?

            气氛?#25346;?#24471;有点骇人。

            “记号消失了……”弈鬼不得不出声道。

            阿衡心下暗笑,面上却不显,抚额叹道:“看来我们这是白忙活了一场。”

            “她不简单,弈鬼,你输得不冤。?#26412;?#30340;面色倒是挺平静的,看着倒并不像是在安慰弈鬼。

            不仅弈鬼,就连阿衡都意外地看向他,静等下文。

            “我有没有说过,她破开小六的剑网,所用的是星辰法则之力。?#26412;?#35299;释道。

            阿衡瞳孔微缩,瞬间就反应了过来,惊道:?#21834;?#22905;是走本源大道的?”

            事实上,走本源大道的修者多如牛毛,原本也不足为奇。

            关键在于,赤水所涉猎的范围太广,无论是他们之前见识过的音幻术,还是现在让弈鬼都翻了船的空间法则,再加上现在才从景口中所说的星辰法则。

            这单独一样提出来并不可怕。

            但当它们综合在一起?

            而这,才仅仅是对方表露出来的皮毛,还有他们不知道的呢?

            弈鬼的面色忽青忽白,如果说之前他还能自我安慰,这是个意外,但在经过景解释过后,他却不得不承认,自己这次是输了一筹。

            阿衡面露奇色,又道:“?#19978;?#20102;,除了修为差?#35828;悖?#24213;子有点薄,当真是千年难得一遇的良材,就这样在我们眼前,硬生生地溜走了。”

            “那倒未必。?#26412;?#30520;光扫过周围乏善可陈的景色,眼中隐显出一丝玩味,又有一丝丝危险,让人琢磨不透。

            “?#29275;?#20320;这话是什么意思?”阿衡不解道。

            “没什么。?#26412;?#20284;乎也没想解释,一语带过道:?#30333;擼?#25105;们?#27809;?#21435;了。”

            这次,不仅阿衡满是惊疑之色,就连弈鬼也是神色不定,“难道你还留了什么后手?”

            若当真如此……

            “没?#23567;!本?#30452;接推翻了他们的假设,?#30333;擼?#31435;即派人下去查对方的根底,要快。”

            阿衡面色微变,道:?#23433;?#26159;一定要查的……”

            像对方这种游历至?#35828;模?#24819;要查找,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和时间,想要快,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这件事被列为特等?#24405;?#30001;专人负责。

            但是,对方有这么重要吗?

            “发特?#35835;?#19979;去。?#26412;?#30452;接道。

            ?#21834;?#26159;!”阿衡应道,如此方显出在这三人中,景的地位有所不同。

            再说另一边,赤水抹去标记之后,又潜伏了一段时间,直到确定那三人放弃了追捕她的打算,这才从一个微小的空间球锁中,重新露出了身形。

            这种隐匿技法,灵感来自于阴风谷里那只雪蛾母。

            在有了阵方的加成后,终于被她琢磨?#39034;?#26469;。

            在她的掌心中,正托着一个精致的阵盘,其上灵光充盈,显露出的,是一幅缩小版的虚拟空间图像。

            而在其中,又有三个标记为红色的小点,位置在不停地移动。

            赤水摸了摸下?#20572;?#30524;神也有些耐人寻味。

            现在,双方的角色互换,她由被猎者转换为追踪者,却也并没有让她很得意。

            她只是漫不经心地伸出手指,在虚拟图像上轻轻点了几下,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

            之后,她更是直接将阵盘收了起来。

            化作一位中年男子模样,又开?#21152;?#21382;天下,这一游历,就又转换了好几个世界,她只是?#32423;?#20250;拿出阵盘来看看,匆匆间,又是十数载过去。

            她也丝毫不知道,在继弈鬼翻了船之后,景也连连受到挫折。

            先是发了特?#35835;?#19979;去,然而什么都没有查?#21073;?#22905;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

            最后还是从启明族族?#35828;目?#20013;,才知道了她的名字。

            就这还不知道是真名还是假名。

            这还不算,景早有察觉赤水在他们身上也留有记号,他猜到赤水会找上来,因此可谓是绞尽了脑汁制定了一个又一个陷阱。

            然而赤水并没有来。

            这就像一场心理层面的双向攻防?#21073;?#20182;们彼此都清楚地知道,他们必会再见。

            但是,究竟是谁略胜一筹,将对方踩在脚底,却还是个未知数。

            随着时间的拖延,让整个?#24405;?#36234;加扑朔迷离。

            景是服气了。

            他不惧于任何挑?#21073;?#20294;如赤水这般能沉得住气的,他却是所见不多。

            不知有多少次,他都是盯着那个印记,压下想将之抹去的**,暗自道,她总有一日会求上门来的,他不?#34180;?br />
            但当这一日当真到来,景还是惊大过了喜。

            只因为,赤水直接摸到了他的老巢,就连弈鬼和阿衡都不知道的绝密之地。

            ?#21834;?#20320;是阵法大家??#26412;白?#35282;不可抑制地抽?#39034;椋?#30524;见着对方凭空闯入他的洞府,如入无人之境,便是一向自认心性颇佳的景,也忍不住地想骂娘。

            这是哪里蹦出来的妖孽?

            她的?#28304;?#26159;怎么长的?涉猎如此广泛,还皆有大成之象,除了悟性绝佳,天资聪颖之外,他是再?#20063;?#20986;别的解释了。

            赤水没有回答他,她进来后,先是打量了一番这个洞府的布置,微露嫌弃之色,随即才看向他缓缓道:“你输了。”

            景:?#21834;?br />
            亏他自认比弈鬼强,不想也体会到?#35828;?#21021;弈鬼施展咒术被戳破之时的感受,“你想怎么样?”

            “我以为,你早应该猜到了。”赤水缓步移?#20102;?#23545;面坐下,“我来,自然是为了寻找答案。”

            “你是指你体内的刺魂香??#26412;?#24573;?#20013;?#20102;,道:“你也该知道,一旦踏上了某条路,就再也回不去了。”

            赤水闻言,抬眸望向他道:“我并没有想要驱除刺魂香。”

            说起来,除?#35828;?#21021;种香之时,很是吃了一番苦头之外,在后来的很多年里,刺魂香地她的帮助,也是不可估计的,她甚至都怀疑,她体感增强的特长天赋,是否也有刺魂香的因素。

            更别说在她得音系传承后,刺魂香在她修炼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

            总而言之,她?#28304;?#39746;香并不反?#23567;?br />
            反而是景,是真惊讶了,“那你所为何来?#23380;?#19981;能是想要加入我们吧?”

            “如果我说是呢?”

            赤水神色不变,便是景,也无从猜测她内心真正的想法,他露出一个滑稽的笑容道:“你一个正统修者,说要加入我们?”

            这不是个天大的笑话吗?

            “好吧!不是。”赤水缓缓道。

            景瞬间收敛笑容,道:“说出你的目的。”

            “想必你也看出来了,我身上还有你们先辈曾经留下来的一丁点传承,我自然是为了它而来。”赤水神态自然,就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真好一样。

            景难得地噎住了。

            他本是想嘲讽她几句,你一个正统修者都学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但想到眼前这人,可是个涉猎广泛到不可思议的奇葩,似乎他也不该奇怪?

            才怪啊!

            “那你可能想多了,你的刺魂香后天种来,品?#23454;?#21155;,就算你悟性再高,也不可能学到我族的传?#23567;!?br />
            “如果我非要试一?#38405;兀俊?#36196;水意味不明地问道。

            景无法形容赤水的眼神,只是觉得有些特别,以致于多年后回忆起来,都是复杂难言。

            他此时只是平平?#27425;?#22238;去道:“你打算怎么试?”

            ?#26263;比?#26159;去你们天运族。”赤水的本意也不是为了传承,而是为了排除身上刺魂香以及慑魂**传承带来的隐患。

            没错,犹豫多时,她仍然选择了以身犯险。

            “哈??#26412;?#26159;满脸震惊之色,他听到了什么?

            她是不是傻?

            不,这已经不能用?#36947;?#24418;容了,这估计是脑子有问题吧?

            他看向赤水的眼神都带着异色。

            “怎么去?”

            赤水闻言,就是一笑。

            景顿时头皮发麻,心里骤升一种不祥的预感,他还未跳起来,赤水就已经先动手了。

            就见她手一?#29275;?#39039;?#26412;?#20687;?#22836;?#20102;某种东西,周围的环境陡然改变。

            “这是幻阵?不……?#26412;?#31070;色大变,话还未说完。

            也不必再说了。

            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说的就是他。

            赤水仍然笑意盈盈地站在他不?#27934;Γ?#20294;他却没有动手的意思,因为他知道,那仅是一个幻象罢了。

            “你太自?#29275;?#20063;太贪心了。”赤水说道。

            若非如此,又如?#25991;?#35753;她?#26263;没?#20250;,一击拿下,要知道,为了这一次的?#29615;媯?#22905;整整?#24613;?#20102;十数年。

            景没有说话。

            直到赤水伸指点向他的眉心。

            他惊骇道:“你不会是想……”

            话还未完,赤水又将手指收了回去,他顿是松了口气,他却不知道,赤水心里也是惊骇非常。

            如果说,从族老的那些秘卷中,她仅是对于运灵族有了些模糊的了解的话。

            在真正近距离观察了景之后,却让她对于运灵族的傀儡之道,有了高山仰止的感觉。

            她本以为,傀儡之道的核心在于控制。

            但从景的身上,她却推翻了这个结论。

            他拥有完整的人格以及情绪,甚?#20102;?#30340;主人都没有分出一缕神魂操纵于他。

            然而,她又确确实?#30340;?#24863;知到其与真正的人微妙的不同。

            这就有趣了。

            那眼前与她?#20302;?#30340;,究竟是真正的景,抑或者是……他背后的主人呢?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2. 六合彩内部透码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跨度 篮球让分胜负主队输了 浙江快乐彩技巧大全 七星彩彩票中心 11选5多乐彩大赢家 沉迷电子游戏 香港赛马会富豪七尾 挪超球队城市分布图 山西十一选五前二直选 老快3怎么容易中奖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号码分布图 重庆时时彩毒担 河北20选5买六个号多少钱 彩票网站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