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终卷 第112章咎由自取,穷途末路(一)

        目录: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类别:都市言情

            肆虐的狂风暴雪,亦使得肖胜、河马及斥候,宛如无垠的浮?#21450;悖?#24748;挂在峭壁之上。

            伴随着他们三人下沉的间距越大,对于绳索的拉拽力便越小。

            随风摇曳,多次与岩壁‘亲密接触’。

            ‘啪……’

            单手攥住绳索的肖大官人,另一只手用力的挥舞着登山锄。

            没入岩壁内的登山锄,予以了他一定的‘支撑点’。

            这才让被撞的‘头昏脑胀’的肖大官人,有了稍作休整的时间。

            三人坠下的绳索虽相隔不过五到十米,可在如此恶劣天气下,彼此早就已经看不到对方!

            进入了对方的信号‘屏蔽区’,短时内肖胜也不能与他们取得联系。

            简单的来讲,便是不到战斗打响,三兄弟估计很难?#23567;?#30896;头’的机会。

            着陆就要‘各司其职’的部署自己的任务!

            时间紧,任务重!

            哪一个环节都不容许出现任何差池!

            否则,肖胜即便最后全都得手了。想要从‘层层包围’中逃出生天,那也是痴人说梦。

            “大爷的,这鬼天气!”

            嘀?#23601;?#36825;话的肖胜,松开了手中的登山锄。身体自然下沉的继续朝着底部‘坠落’。

            待到他滑?#20804;?#36317;离地面还有百米位置时,风力亦要比之前减弱多了!

            再次休整的他,亦能通过望远镜‘近距离’的鸟瞰整个摩尔索镇的‘全貌’。

            当他敏锐的捕捉到镇口处,那架在掩体上的重机枪时,冷不丁的笑出声的自言自语道:“战斗民族欢迎客人的方式,就是不一样!”

            很客观的来讲,肖胜还真没在现实之中,见到有人架着机枪迎接远道而来的‘贵客’呢!

            ?#27604;唬?#36825;不排除俄?#26412;?#25925;意在向安德鲁斯‘施压’的可能。

            再说直白点,就是‘恐吓’。

            作为墙头草的古格拉系,在这次?#24405;?#19978;称得上‘左?#26355;?#28304;’。

            既想?#25237;淼本?#30340;几个高管做生意,又不想因?#35828;米颿ia、军情六处这两个机构。

            帮着大佬们倒卖军火、贩卖hb2的同时,又利用自己的关系网把cia?#36884;?#24773;六处的人,化整为零的‘送’进俄境。

            特别是在现如今这个节骨眼上,克、格、勃已经为古格拉系承担了太多的‘责任’,为此布市和别洛戈尔斯克都遭受的了‘无妄之灾’。

            上面还在清算的时候,你倒好直接又‘引狼入?#25671;?#20102;。

            这岂不是在耍俄?#26412;?#21527;?

            所以啊,这次安德鲁斯入俄的日子,估计也不怎么好过!特别是今晚在摩尔索镇的这次会晤,他要是不表个态,把cia?#36884;?#24773;六处‘出卖’喽,估摸着还真很难全身而退。

            这是肖胜希望看到的结果,也是他筹划了这么久展转数千公里,想要达到的结果。

            希望ak那边也有所建树,这样的话‘失血’过多的克格勃,再遭cia、军情六处的轮jian。那古格拉系在俄就会举步维艰了。

            一旦失去了克格勃的庇护,所谓的‘物流线’,也就不攻自破了。仅靠古格拉系一家撑起这条线?简直是天方夜谭。

            肖胜很享受这种,把敌手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感觉!

            众人皆醉我?#20332;眩?br />
            我不出手则以,只要我出手,把你一层皮那都是少的。抽筋饮血,那才是正常操作!

            距离地面还有二十?#20303;?br />
            绳索到此也戛然而止。斥候在预设绳索长度时,?#31080;?#35201;把‘安全’放在第一位。

            这万一山?#21866;?#26377;守卫,看到了垂落下来的绳索,那哥几个不等着敌手‘瓮中捉鳖’?

            ‘噹……’

            肖胜整个人在脱离绳索后,悬挂在湿滑的悬崖峭壁上。

            依靠着攀登手套及登山锄对岩壁的‘抓力’,才勉强稳住身子。

            七层楼的高度,往下看去在如此恶劣天气下,仍旧‘深不见?#20303;?br />
            嘴里‘骂骂咧咧’着什么的肖大官人,依靠着臂力艰难下?#23567;?br />
            好在对方为了美化‘依山傍水’的温泉山庄,防?#25925;?#22359;脱离,在山脚下种下了一片松柏林。

            但这片松柏林,?#25381;?#32593;状的钢丝、挂钩所包围着。

            从斥候所给的资料来看,这是整个小镇的‘禁区’。

            通常巡察人员,只会为在树林外巡逻。很少涉猎其中!

            这一信息,近乎很直接的告诉肖胜等人,整片树林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

            特别是现在,整片树林都被积雪所覆盖,你很难知晓掩埋在下面的,到底是陷进、捕兽夹,还是一枚随时能让人?#26355;?#28895;灭的*。

            不过,地表不安全,半空中应该没设障吧?

            依着岩壁的肖大官人,都不敢多踏进未知区域半步。他相信,对方既然能偶然来此巡逻,就一定有一条相对安全的‘捷?#19969;?br />
            可现在他不敢去赌,也没时间?#36884;?#21147;再去这条捷?#19969;?br />
            “我是隔壁的泰山,抓住爱情的藤蔓,听我说‘嗷嗷’……”

            ?#27604;唬?#32918;胜是真不?#26355;?#22823;声去唱。如此紧张时刻,不来首老家的歌曲缓缓压,岂不太?#25346;?#20102;。

            拌嘴着肖胜的‘嗷嗷’,一条反扣在他手腕处的钢丝,顺?#31080;?#20182;甩向了最近的那颗老柏树支?#32781;?br />
            身体猛?#29615;?#21147;的向前摇曳,在前倾至最高点时,甩出左手腕内的钢丝!

            如法炮制……

            直至临近钢丝网时,他才减缓了这个节奏!

            藏身于树杆处的他,佩戴上了?#25925;?#38236;。同时,利用**望远镜观察周围的动向。

            对方的警?#26469;?#26045;,亦要比肖胜和斥候他们所想象的要‘森严’的多。

            如此‘偏僻’的悬崖峭壁处,还有着一组人在这巡岗。

            只不过,因为天气恶劣,再?#30001;?#36825;里确实人迹罕及。亦使得这群人,皆猫在有暖气的值班亭内。

            预估了下钢丝网的高度,观察了下对方人?#34987;?#22836;的?#24503;省?br />
            心里做着系统计算的肖大官人,在瞅准机会后,双脚浑?#29615;?#21147;。整个人宛如羚羊般,身体平铺着掠过钢丝网。

            在落地的一刹那,借助右臂缓冲。整个人翻滚而至外围的木屋旁。

            细微的动作声响,还是让警觉的守卫,伸头看了一番。

            探着?#26412;?#30340;他们,在被暴风雪阻碍?#21491;埃?#26410;发现什么异常后,?#30452;?#26397;瞭望窗的跟?#25509;严?#25199;着。

            ‘呼……’

            长出一口热气的肖胜,猫着身子一点点的向值班亭凑去。此时,别在他脚?#29366;?#30340;军刀,已然被他紧握在了手?#23567;?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