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第六卷 第2954章 拜我為師

        目錄:三界紅包群| 作者:小教主| 類別:都市言情

            “什么!?十倍的價格!?”

            此言一出,眾人皆驚。

            鄭倫,婁裕洪,那數百黑衣蒙面人,甚至是秦倚天都露出了極度怪異的表情,仿佛看傻子一樣看著陳小北。完全想不通陳小北怎么會說出這種話來?

            尤其是那那數百黑衣蒙面人,更是一個個嘲諷起來。

            “陳逐風!你拿我們當白癡呢?誰不知道,你的一切都被徐誠壽給偷走了!別說十倍的價格了,你現在能出的起十分之一的價格,那都是個奇跡!”

            “十分之一?你也太高看陳逐風了!我敢打賭,他現在連百分之一的價格都出不起!”

            “可不是么?這次發布賞金任務的,可是一方巔峰勢力,超高賞金數額,更加是前所未有的!”

            “沒錯!誰能斬殺陳逐風,拿到這筆賞金,足可一少奮斗幾百年!”

            毫無疑問,在眾人眼中,陳小北現在已經一無所有!

            重點是,這次在幕后發布賞金任務的,正是西牛賀州的眾神殿!

            懸賞十億上品靈石,活捉陳小北,就算斬殺了陳小北,也能得到七億上品靈石!

            在場眾人之中,婁裕洪達到八星地仙級,是尊王級別,那數百黑衣蒙面人一半是城主級別,另一半層級還比城主低些!

            不管是活捉陳小北的十億,還是斬殺陳小北的七億,對他們來說,都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除了婁裕洪之外,其他人誰都拿不出這么多錢!

            正因如此,他們自然也不相信一無所有的陳小北還能比他們更富有!

            “婁兄,陳逐風明顯是在瞎扯!”

            鄭倫不耐煩的說道:“你們不用和陳逐風浪費口水,直接將他拿下,不論死活,你們都可以去領賞金,然后再來找我,我師尊還有額外的重謝!”

            “好說!”

            婁裕洪目光一凝,冷笑道:“事后我想拜呂岳先生為師,到時候,還請鄭兄多多為我美言幾句!”

            “這是自然的!”

            鄭倫淡然一笑道:“雖然我師尊不會輕易收徒,但如果真能拿下陳逐風,師尊他心里一高興,說不定就真的將你收下了!”

            “那我就先謝過鄭兄了!”婁裕洪淡然一笑,隨即便目光冰冷的看向了陳小北。

            看到眼前一幕,秦倚天頓時緊張起來。

            她也不相信陳小北還有錢,更何況,婁裕洪除了錢之外,還想拜呂岳為師!

            陳小北想說服婁裕洪倒戈,根本沒有任何可能!

            但,就在這樣的局面下,陳小北依然云淡風輕,完全沒有絲毫懼怕和慌張!

            “小子,你就不怕死嗎?”婁裕洪淡漠的問道。

            在婁裕洪看來,此時此刻,陳小北已經身在天羅地網之中,只剩下最后的死路一條!

            按照常理,陳小北應該被嚇得失魂落魄,就算不跪地求饒,至少也應該低頭服軟才對!

            可是,婁裕洪怎么都想不到,陳小北不但絲毫不懼,反而更加玩世不恭起來!

            “婁裕洪,你這么想拜師,不如就拜我為師吧!”陳小北邪魅的一笑,仿佛是在開玩笑一般。

            此言一出,眾人先是一愣,隨即便爆發出了更加猛烈的嘲諷之聲。

            “陳逐風!你怕不是腦子被狗吃了?居然想讓左護法大人拜你為師?簡直蠢到沒邊!”

            “左護法大人可是八星地仙,實力遠在一般尊王之上,就算是大帝級別,也只剩一步之遙!就憑你區區一個毛頭小子,想收左護法為徒?真不知天高地厚!”

            “太裝逼了!我從未見過如此裝逼的人!你怎么不說要收大羅金仙為徒?你這純粹就是在羞辱左護法大人!馬上你就會知道,什么叫裝逼遭雷劈!”

            毫無疑問,陳小北的一番話,對那數百黑衣蒙面人來說,簡直就是一個愚蠢至極的笑話!

            別說區區一個陳小北,放眼整個地仙界,能有資格收婁裕洪為徒的人,恐怕也只有十大巔峰巨頭而已!

            陳小北居然妄想讓婁裕洪拜師,簡直就是白日做夢,無腦裝逼!

            不過,婁裕洪能坐穩夜剎左護法的位置,除了一身本領之外,頭腦自然也不差。

            眾人都在嘲諷陳小北,看不起陳小北,但婁裕洪卻恰恰相反!不但沒有嘲諷,甚至完全沒有生氣!

            “陳逐風,你比我想象中更加沉穩,更加有魄力!”

            婁裕洪語氣平靜的說道:“你倒是說說看,你憑什么收我為徒?你比呂岳先生,有什么優勢?”

            “婁兄!”

            鄭倫急了,連忙說道:“陳逐風就是在扯淡,而且,他比狐貍還狡猾,你可千萬不能相信他的鬼話!”

            婁裕洪聳了聳肩,淡然道:“沒關系,再怎么狡猾的狐貍,此刻也已經關在我們的牢籠之中!就聽他胡說幾句,也無傷大雅不是?”

            “好!”

            鄭倫點了點頭,不屑道:“我也想聽聽,陳逐風還能說出什么愚蠢至極的笑話!”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陳小北的身上。

            在鄭倫和那數百黑衣蒙面人的眼中,陳小北就是在瞎扯淡,就是在無腦裝逼!

            他們只把陳小北當做笑話來看,絕對不會相信陳小北的任何說辭!

            在秦倚天心中,也不太敢相信陳小北,一來,陳小北已經一無所有,根本拿不出錢!二來,秦倚天和呂岳接觸過,深知呂岳的恐怖,絕非陳小北可比!

            此一時,反倒只有婁裕洪有幾分相信陳小北的話,饒有興致的看著陳小北,想認真聽聽陳小北的說法!

            要知道,婁裕洪乃是夜剎左護法,做過無數的任務,殺過無數的人!

            婁裕洪最清楚一個人在臨死之前的樣子!

            而此刻,陳小北的言辭雖然夸張輕狂,但婁裕洪卻能感覺到,陳小北和那些臨死之人大不一樣!

            說不定陳小北真的還有倚仗!所以壓根就不怕眼下的危險!

            婁裕洪相信自己的直覺!這是一個殺手的直覺!

            于是,就在眾人交匯的目光下,陳小北帶著淡然的微笑,云淡風輕的說道:“呂岳,撐死了只能教你點毒術,而我,能教你想學的一切!”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