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正文 第720章 將計就計

        目錄:無敵小刁民| 作者:秋明山司機| 類別:散文詩詞

            ♂

            李念真為趙寶玉配齊了藥材,就在老王的陪同下,來到了江家。

            老王被留在了會客廳,李念真則被管家引領去了江老爺子的書房。

            見四下都是仆人,老王以尿急脫身,摸進了江老爺子的房間。

            “這個位置剛好,可以清晰地錄下李院長救治死人的全過程。”

            老王站在正對著床的一張八角桌子前,順著桌底面看向江老爺子的床。

            一陣操作將針孔攝像頭安置好了后,老王拍了拍手道:“如果扳倒李院長,周副院長能上位的話,我應該還能保住這份工作。”

            又確認了針孔攝像頭的視角無誤,老王滿意地拍了拍屁股上的塵土準備走人。

            丫的!周敬康又想害人。

            這一切趙寶玉全都看在眼里,嘴角勾起一抹輕笑,讓我來嚇嚇人,于是張口模仿東西落地的聲音道:“咚!”

            “什么聲音?”

            老王頓時就感覺脊背發冷,目光循聲看向床位。

            不會是詐尸吧?

            想到此處,老王的身子不禁抖了抖,小心翼翼地朝向床邊移去。

            往床上一看,老王頓時就嚇坐在了地上,立馬爬起身子就朝向門外奪路而去。

            理智讓老王沒有大叫起來,他也關上了房門,可是逃出房間的他,內心還是有些顫抖。

            “眼睛是睜著的,死不瞑目啊,少年,你可千萬不要回來找我。”

            老王神神叨叨地念叨著,生怕趙寶玉會找他索命。

            就在這時,電話鈴聲突然響起。

            老王嚇了一跳,手一抖,手機脫手,掉落在了地上。

            驚魂未定的老王,方才緩回了一點神,連忙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是周敬康,連忙給回了過去。

            “老王,你在干嘛呢?剛才怎么不接電話?”

            “周副院長不好意思,剛剛手機摔了,我給那少年嚇的,死不瞑目啊,是睜著眼睛的,還是紅紅的,很嚇人。”

            “別說這沒用的,等會李念真開始了,你就短信通知我,我立馬帶藥監局的許局進來。”

            “周副院長您放心,我剛剛已經安裝了針孔攝像頭。”

            “老王!行啊你,要是錄制清楚,我給你加錢。”

            “多謝,周副,不對,多謝院長!”

            …

            “你謝我什么?”

            李念真突然從轉角處走了過來,見到老王道謝,好奇地問道。

            “哈哈!抱歉李院長,我是跟我那孫兒的幼兒園園長通電話。”

            老王靈機一動地回道。

            “噢?原來如此!”

            李念真笑了笑道。

            “江老爺子!”

            老王連忙朝向與李念真同行的江老爺子點頭問好道。

            “嗯!”

            江老爺子點了點頭,就同李念真一起朝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李院長,你們是準備救治小神醫了吧?”

            老王在二人身后笑問道。

            “沒錯!”

            李念真笑了笑道。

            老王笑著朝向會客廳走去,偷偷給周敬康發去了短信。

            江老爺子回眸看著老王的背影從轉角處消失,笑了笑道:“李院長,你這司機師傅普通話標準嗎?”

            “標準!他的手很緊張,死扣著屏幕對著他自己的體側,所以也不可能是園長。”

            李念真面色也略顯凝重。

            “這前面就是我的房間了。”

            江老爺子笑了笑道,“將計就計吧。”

            “嗯!”

            李念真笑著點了點頭表示認可,又道,“我們在照顧一個高位截癱的病人,而這藥方是一個能治愈高位截癱的良藥。”

            “可以!”

            江老爺子也笑了笑。

            ^…

            半個小時后,江家的管家在江老爺子的房門外輕叩房門道:“老爺!藥監局的許局長來了。”

            江老爺子與李念真相視一眼,笑了笑,走出了房門。

            剛出房門就見許局長和周敬康在兩米外站著恭候著。

            “江老爺子,不好意思打擾了。”

            許局長見江老爺子立馬躬身致歉道。

            “說吧,急著都到我臥室門外了,有什么事?”

            江老爺子板著面,沒好氣地問。

            “實在對不起!”

            許局長再次彎身致歉道。

            “行了,別拜了,老夫身體很健康,直說吧!”

            江老爺子沉聲道。

            “嗯…”許局長猶豫了片刻道,“靖康你來說吧。”周敬康心中mmp,不過還是面帶笑意地道:“據我所知,小神醫趙寶玉應該在江老爺子房間里,他已經死了超過一天了,李院長不知從哪得到的藥方說是能救治小神醫,大

            家都懂醫,心臟一旦停跳超過4—6分鐘基本就沒救了,而此時距離小神醫心臟停跳已經超過十個小時了。”

            “好了,我懂了。”

            李念真撐手打斷周敬康地話道,“靖康的意思是我試圖用一個偏方來救一個死人,身為一名三甲醫院的院長竟然做出違背于科學的事對吧?”

            “沒錯!”

            周敬康措辭激烈地反駁道,“李院長受那坑蒙拐騙的自詡小神醫的年輕人毒害不輕。”

            “我確實是做了違背于科學的事!”

            李念真笑了笑道。

            周敬康頓時就蒙了,難道死了還能救活?這樣的念頭在腦海中一閃而過,旋即冷笑道:“許局,李園長是主動承認了。”

            “這么說念真你是認了?”

            許局人長嘆道。

            “許局人,可能靖康聽信了某些謠言有些誤會,小神醫并沒有死,他因高空墜落摔癱瘓了,至于藥方,并不是什么起死回生的回魂藥,而是幫助他能站起來的神藥。”

            李念真笑道。

            “什么?趙寶玉還活著?”

            周敬康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老王道。

            “這不可能,我去蘭山搶救的時候,小神醫已經死了。”

            老王也驚呆了。

            “這是怎么一回事?”

            許局人微微地皺了皺眉頭。

            “爭辯無意義,進來一觀便知。”

            江老爺子笑了笑道。

            周敬康雙眉深鎖,第一個沖進了江老爺子房間,見趙寶玉正坐在床上面向他笑,頓時就怔住了面色。

            “這不可能!”

            老王直接驚嚇地坐在了地上。

            “老王,你給我解釋下!”

            周敬康面黑無比地質問道。

            “等等!”老王面色慌張地連忙爬向八角桌,見針孔攝像機還在,連忙取下道:“我有證據!”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