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攀枝被圍

        目錄:法家高徒| 作者:豎子不可教| 類別:玄幻魔法

            攀枝城是大乾的一個軍事要塞。

            不僅城高,而且還常備有滾木,金汁等守城利器,南疆數次討伐,都沒有討的好去。

            也正因為如此,百姓,對于攀枝城的防務都十分有信心。

            但是,這次攀枝城和以往不同。。。

            隨侯田璜親自出手,率領百萬大軍圍困。

            不僅切斷了糧道,而且,數次沖鋒,雖然沒有將攀枝城攻陷,但是誰都知道,陷落只是時間的問題。。。

            “大帥!”

            “外面的情況很不正常。。。”

            一身明晃晃甲胄的齊連虎滿臉的驚慌,韓擒虎臉色陰沉的坐在太師椅上,半晌沒有言語。

            他從軍幾十年,大小戰役百場,豈能發現不了外面的異樣?

            按照計劃,現在的隨侯田璜應該在深山之中,被司徒刑引誘,從而一步步的踏入陷阱。

            誰知道,他們竟然突然出現在攀枝大城之外。

            因為提前沒有準備,韓擒虎非常的被動。只能憑借這大城的優勢,勉強的維持。。。

            不正常!

            他當然知道不正常。。。。

            甕中捉鱉!

            請君入甕!

            本以為是請君入甕,沒想到,卻被人甕中捉鱉。。。

            究竟是哪一個環節出了問題。

            為什么,南疆人竟然對細節如此的清楚?有心算無心之下,自己想要勝利也是困難。

            不過,他心中還有著說不出的不甘心。

            在他看來,這樣的失敗,非戰之罪!

            但是,這樣話他又不能宣之于口,而且,就算他僥幸逃脫,回去之后也會被乾帝盤重罰。

            畢竟,是他葬送了百萬大軍。

            “韓大帥!”

            “我等應該如何?”

            看著沉默不語的韓擒虎,幾個將領急忙上前,滿臉焦急的問道。

            他們雖然是軍人,早就有戰死的心理準備,但是當真正面對的時候,心中,還是有著說不出的恐懼。。。

            畢竟,都已經習慣了安穩富貴日子。

            沒有人愿意躺在冰冷的土地上。。。。

            所以,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有著說不出的焦躁。

            “諸位不用擔心!”

            “南疆賊人雖然勢大!”

            “但是我等卻有地利,只要守住城頭,靜待朝廷援軍,自然能夠撥云見日。。。”

            聽著韓擒虎明顯安慰的話語,眾人不由的沉默。

            這次為了討伐南疆,四周的兵馬都被抽調。就算是旁人知道他們的處境,恐怕也是無兵可用。

            不過,他們現在除了向朝廷求援,又有什么辦法?

            只能期望,乾帝盤能夠看在楚鳳公主的顏面上,派出大軍,解救他們。。。

            這是他們最后的希望。

            如果不是知道楚鳳公主還在營中,他們早就潰敗。。。。

            想到尚在營中的楚鳳公主,韓擒虎不由重重的嘆息一聲。

            對于旁人來說,楚鳳公主是一個護身符,但是對他來說,卻是一個難以撇清的責任。

            整個大軍之中,誰都可以死。。。

            就是楚鳳公主不能有事情。

            否則,別說自己,就算是兵部尚書,郡王也是承擔不起。。。

            想到這里,韓擒虎不由的感到一陣頭疼。心中不無埋怨的想到,郡王,你真是給老夫出了一個大大的難題

            。。。。

            “公主!”

            “不用擔心!”

            “老奴就算是拼了性命,也要將您救出生天。。。”

            須發潔白,身體枯瘦的羊老,眼睛閃爍,沒有任何猶豫的說道。

            “羊老!”

            “你的心情本宮理解。。。”

            “只是這兵荒馬亂,咱們能夠逃到哪里去?”

            “而且,那隨侯田璜雖然是登徒浪子,但也不是不學無術之輩。。。”

            “豈能沒有準備?”

            楚鳳眉頭緊促,聲音低沉的說道。

            “公主!”

            看著楚鳳那嬌柔的姿態,羊老不由的一陣心疼,上前半步,還想要說點什么,但是被楚鳳輕輕的阻止。

            “羊老!”

            “你的心意,本宮了解!”

            “但是,相對于本宮的安危,本宮更想知道,這里的情報是怎么泄露的。。。。”

            “這!”

            身體枯瘦的羊老臉色不由的一滯,眼睛中也流露出狐疑之色。

            他也是想不明白。

            看似完美的計劃,為什么會落到這種地步?

            不過,他卻有一種直覺。那就是,今日之敗,并非因為韓擒虎等人無能,而是朝廷中走漏了消息。

            諾達的朝廷,知道此事的不過三五人。

            難道說,這三五人中有人故意向南疆泄露消息?

            想到這種可能,羊老頓時有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你也想到了!”

            看著羊老的反應,楚鳳的聲音頓時變得悲哀起來。

            “他們都是本宮最親近的人。。。。”

            “本宮怎么也沒有想到,他們竟然如此的心狠。。。。”

            “公主!”

            “也許。。。。是我等猜錯了!”

            看著楚鳳公主那蒼白,沒有血色的臉頰,羊老不由的感到一陣心疼,小聲的安慰道。

            “呵呵!”

            楚鳳公主沒有說什么,但是他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這種事情怎么可能猜錯?

            世人都說天家無情,以前自己還是不信。。。現在想來,說的真是一點也是不錯。

            天家無情,自己真是太過奢望了。。。

            “公主,您不必太過心傷!”

            “陛下必定不會坐視不理。。。。”

            “只要等天兵一到。圍城之局,定然能夠化解。。。。”

            “而且,陛下是雄主,斷然不會容忍這種吃力排外之人!”

            羊老臉色肅穆的說道。

            楚鳳公主發泄一會之后,心情變得平穩不少。

            她也知道,現在一切的憤怒,都無濟于事。。。她現在最重要的是,脫離包圍,只要回到大乾疆域,她還是大乾的長公主。

            到了那時候,有的人自然會付出代價。。。

            另外,他要將這里的一切,以最快的速度告知乾帝盤。讓他做出最正確的應對,否則,大乾真的要危險了。。。。

            不過他也知道,按照現在的形勢,就算是乾帝盤立即下令,恐怕也救不了他的性命。

            畢竟,遠水救不了近火!

            想到這里,楚鳳下意識的握緊手中的匕首,實在不可為,只能以身殉國!

            就算是死,也不能被隨侯田璜侮辱,壞了身子。。。

            否則,不僅是大乾王族顏面無存,就連自己也是沒臉活在世上。。。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