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正文卷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吞噬 二

        目錄:極道天魔| 作者:滾開| 類別:武俠修真

            路勝的實力絕對是真神級,這點沒誰質疑。只是沒人知道他最高到底能達到什么程度。

            “你說的都只是現在的實力,如果惹急了各大教會,真神化身下凡呢?圣者降臨那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一旁的舍爾冷聲辯駁道。

            “就算是真神下凡,化為圣者,那也頂多只能發揮半神頂點的力量,或許憑借神器,能短時間爆發到下位神威力,但那至少是強大神力的幾位存在,才有可能做到。”馬恩斯成竹在胸。

            所有領主中,它是最心甘情愿跟著路勝離開的一個。

            在地獄里它早就呆得膩味太久了,一直就等著有個機會能逃離地獄,逃離地獄大君的控制。

            而路勝的召喚,正好給了他這個完美無缺的機會。于是,它在半強迫半自愿的情況下,簽訂了契約,跟上了路勝。

            “大人您不是需要神器么?我們直接動手搶!搶來得最快!在主位面,如今我們才是真正的最強者。無人能敵!”馬恩斯大聲帶著一絲狂熱的號召道。

            路勝手指緩緩敲擊著作為的扶手,他在思考。

            在這個世界呆了也有十多年了。如果貿然開戰搶神器,因為神孽和其他什么原因,諸神肯定會聯手鎮壓。

            路勝看了眼一旁的神孽們。

            因為他創出的特殊功法,這些原本神志混亂的神孽們,此時已經完全恢復了正常智力,幾乎成了秩序領主的代表。

            他們本身就是神之仇敵,力量強得過分,又幾乎有著不死的生命。原先是沒辦法團結,所以被諸神逐個擊破,但現在....

            “主人。”一頭神孽站起身緩緩道,“我們現在并沒有完全的把握和諸神硬杠,但如果只是單個神系,未嘗沒有勝算。起碼在主位面,確實如馬恩斯所說的一樣,我們是無敵的。”

            “所以呢?”

            “所以,我建議,可以先從一些神系之外的下位神動手,或者一些邪神入手。”這頭神孽正是路勝最初抓捕降服的強大神孽,詛咒之地的原主人,艾尼菲爾斯。

            但再經過路勝的調教后,他現在已經被路勝收為弟子,傳授了分離魔功的前九層。

            分離魔功是路勝基于八首魔極道推演出來的強大功法,它最大的作用,就是分離神孽們混亂的靈魂,將他們的一切影響心智的東西全部切割出來。

            切割出來的部分,會被魔功化為心魔,游蕩環繞在修行者身旁,且不受控制。一旦放出就會無差別的攻擊身邊周圍的所有其他生命。

            所以這也是神孽們只能單獨行動的關鍵原因。

            “先從其他下位神入手么....還是急了點,可以從微弱神力層面入手。”路勝雖然不怕,但現在和諸神全面動手還是早了點。

            對傳奇甚至圣域動手,又或者對半神下手,都不算什么嚴重性質。

            但對已經高舉神國,凝聚神格了的真神下手,這就是對諸神的挑釁。性質完全不同。

            “這樣也合適,如今的微弱神力,像獻祭之神,守林之神,浮雕之神,屬下都知曉行蹤。他們的神國位置也非常清楚。”馬恩斯又跳出來繼續道。

            “獻祭之神?”路勝一下來了興趣。

            “是的,這一位是通過獻祭得到信仰之力的,不過獻祭的往往都是邪教徒,信仰的都是邪神去了,他也沒法插手。所以一直也就是微弱神力。半死不死的吊著。”馬恩斯解釋道。

            “他通過什么得到信仰之力?”路勝饒有興趣問道。

            “據說信仰這一位,獻祭各種寶物給他,可以獲得各式各樣的臨時祝福,不過性價比不是很高。祝福也大多不如用寶物交換的各種奧法藥水裝備。

            所以只有實在沒辦法,在野外荒蕪之地的旅者,急需強化自身時,才會獻祭幾次。”馬恩斯笑著道。

            “不過獻祭這個神職不錯啊....”路勝摸了摸下巴。現在反正七彩龍還沒找到,先去弄個神祗玩玩應該不錯。

            “而且據我所知,獻祭之神現在正好下凡在散播信仰,試圖擴大自己的教會和影響力。”馬恩斯微笑道。

            “不錯不錯,我親自去一趟。”路勝微微點頭。

            ************

            ************

            距離曙光城數千里外的一座小城鎮里。

            天空陰雨綿綿,鎮子里不時的跑過手擋著頭躲雨的人,騎兵馬匹的蹄子在雨水里飛馳,濺起一點點水花。

            鎮子上唯一的一座教堂里,神父巴迪正收拾著面前的教案,剛剛前來祈禱的教眾已經離開了。

            一個月一次的教眾祈禱儀式,是這個不知名的小鎮子最嚴肅的活動。

            雖然教眾人數不多,總共也就五六人。但作為神父牧師,巴迪依舊嚴肅認真的準備著教案上的內容,為下一次的祈禱做好一切準備。

            “巴迪牧師?”忽然一個高壯的人影,出現在教堂大門口,原本關上的大門被這人拉開一半。

            “吾神賜予你祝福,請問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嗎?這位先生。”巴迪抬頭面色平靜的問。

            很多人有著難以啟齒的問題和麻煩時,都會選擇在所有人離開后,單獨過來找他求助。

            畢竟他是獻祭之神的仆人,只要獻祭一些東西,就能獲得一些特殊的祝福和狀態,雖然不是永久的,但,對一些有著特殊需求的人群而言,需要時過來求助一次,正符合他們的意愿。

            男子進了教堂,反手合上門。

            巴迪這才看清這個男子的相貌和身段,對方的五官很俊美,帶著一絲中年男子的沉靜。

            身材也很強壯,高高隆起的肌肉塊一看就知道堅硬無比,如同鋼鐵,光是透過衣服看到的輪廓,就已經能和高地的那些蠻人相提并論。

            走得近了,男子才露出一絲陰沉的神色。

            “牧師,我想要向獻祭之神祈禱,希望能用寶物,換取需要的東西。”

            “年輕人,說說你的故事,神會注視著你,如果能夠得到神的賞識,獻祭能夠換取的,將更加豐厚。”牧師巴迪用一種溫和而帶有安撫性質的聲音回答道。

            男子雙眼慢慢充斥了迷茫和不甘。

            “更豐厚?”

            “是的。神是公正的,是從明的,他感知一切,如果明白了你的痛苦,便會以仁慈之心回應你的請求。”巴迪溫和的回答。

            男子沉默了下,終于咬咬牙,從懷里取出一塊精致晶瑩的紅寶石。“那好,我先獻祭一次看看。”

            “可以。”

            牧師領著男子到了神殿側面的獻祭廳,開啟陣法,祈禱,然后按照固定步驟一步步的進行。

            很快,紅寶石在陣法里消失,而一道淡金色光柱從神像上照射而出,落在男子身上,化為一個金色神秘印記。

            “獻祭成功了,神聽到了你的祈求,并回應了你。”牧師巴迪柔聲上前道。

            男子觸摸著金色印記,臉上逐漸流露出一絲驚訝之色。在一陣千恩萬謝后,他急匆匆的離開神殿,消失在雨幕中。

            巴迪微笑著關上大門,返身休息。

            原本他以為這件事就這么過去了,但第二天,那男子又來了。

            “我失敗了.....”他滿臉沮喪,但眼里卻沒有失去希望,“就差一點!就差一點!!”

            “不行!我還要獻祭!我要更強的祝福,更強!更強了一定能成功!!”男子情緒似乎有些激動,他從衣兜里摸出一大把淡藍色天然水晶。

            “這些,這些全部獻祭!”

            巴迪喉嚨吞了吞唾沫,獻祭之神都是按照財富寶物的價值回饋祝福的,這么多天然水晶,反饋的祝福一定不少。

            起碼他在神殿呆了十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一次獻祭這么多的人。

            “可以嗎!?可以獻祭嗎!?”男子一把抓住巴迪的手臂。

            “可以!可以的!!”巴迪頓時反應過來。

            他連忙帶著男子走到側廳,在獻祭廳在此展開陣法,放上祭品,開始祈禱。

            “對了,你到底想要得到什么祝福?”出于好奇,牧師巴迪還是問了句男子的愿望。他注意到昨天才賜予的神之祝福,今天居然就徹底耗盡了力量。這速度消耗也是夠快的。

            男子沉默了下。

            “你不會理解的....”他低沉道。

            巴迪神秘的笑了笑。“那可不一定,你不說我當然不會理解,但如果你說出來,或許我也能幫到你什么。”

            男子沉默下來,似乎有些難以啟齒,他的臉上流露出濃濃的糾結和無奈之色。

            “想說什么就說吧,這里是神殿,神是慈愛的,是公正的,不管你的愿望是什么,神都會傾聽你的祈求。”巴迪聲音越發的柔和起來。

            “真...真的嗎??”男子聲音微微有些顫抖起來。

            “當然,當然是真的。”巴迪點點頭,露出如同陽光一般的溫暖笑容。

            “我.....我....”男子低下頭,“我....我餓啊!!!”

            他猛然間一把抓住牧師的雙手,抬起頭時,已經是淚流滿面。

            “餓!!?”牧師呆住了。

            “我吃過惡魔,吃過邪靈,傳奇,半神,什么都吃遍了,為什么....為什么還是吃不飽??!

            ....活的也好,死的也好....有營養的,沒營養的,我什么都試過了,從來沒有一次吃飽過....為什么,為什么!!”

            男子臉上的眼淚逐漸化為血紅閃耀熒光的液體,滴落在地,滴在正在獻祭的陣法上,迅速開始融入其中,腐蝕陣法淡淡的金光。

            “所以我覺得一定是我吃的東西不對。”男子原本臉上的淚水迅速化為兩道血色花紋。

            他臉色的悲戚逐漸變換成笑容。

            “你!!?”巴迪面色一變。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