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正文 第八百四十五章 好高大上的身份!?

        目錄:電影世界當警察| 作者:黑色語言| 類別:散文詩詞

            “先生,是你?”宋雅芳認出了劉建明,頓時喜出望外,趁彼得高不注意,掙脫了他的束縛。

            彼得高盯著劉建明瞧了瞧,突然笑了起來,“怎么,小子,想學人家英雄救美?可是你要知道,英雄救美的故事其實只存在于童話中,現實世界救人的下場,一般都是很慘的。”

            “是嗎?”劉建明淡淡的說道:“作為男人,在女人面前最起碼的風度要有,追求女人,不應該用這樣的方式。”

            “你特么的算哪根蔥?老子用得著你教訓我?老子泡馬子,愛怎么泡就怎么泡,你管得著么?”彼得高目光在劉建明身上的廉價服飾掃了一下,“像你這樣的吊絲是永遠不會明白大人物的世界的,在大人物的眼中,女人只是衣服,想穿哪件就穿哪件。我給你最后一次機會,立刻馬上我從眼前消失,在我沒改變主意之前,滾遠一點。”

            “本來呢,作為正常的男人,我只是想勸你兩句。但是……”劉建明搖著頭,“你的嘴巴也太臭了,今天沒刷牙么?那我來幫幫你。”

            劉建明猛得一下抓住了彼得高的下巴,卡住了他的脖子。

            頓時一種窒息的感覺襲上腦門,彼得高大叫,“混蛋,快放開我!信叔!信叔!”

            見老板被對方卡住脖子,信叔連忙一步沖到劉建明的面前,左手猛得抓向對方的肩膀。

            勢若奔雷,速度快到了極致。

            劉建明看都懶得看他一眼,直接一拳搗出!

            拳頭跟爪直接在半空中交接,“咯嚓!”一聲,骨頭斷裂的脆響聲發出。

            信叔的五根手指直接詭異的彎曲,變形,露出了白森森的骨渣,鮮血淋漓。

            過了好一會,痛感才襲上腦門。

            “啊!”

            信叔慘叫了一聲,一臉不可置信的捧著完全殘廢的右手,倒退了下去。

            17.0的近戰戰斗力,力量何其之大,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抗衡得了的。

            廢掉的五指已經嚴重畸形,即便再重新醫好,這只手也不可能再拿得起筷子了。

            信叔已經知道遇到的是絕頂近戰高手,自己退役之前,在“天網”榜上排名第九十八名,對方能夠一招就廢掉自己一只手,如此可怕的力量,證明至少已經踏入了前五十的存在,甚至更高,這樣的絕頂高手不是自己能夠應付得了的。

            “對不起……”

            他心灰意冷,捧著鮮血淋漓的右手,只說了三個字就轉身離開了酒店。

            “信叔!信叔!”彼得高嘶啞著嗓音一邊掙扎,一邊大叫,心中一時間恐懼到了極點,實在沒有料到平常打遍天下無敵手的信叔就這么的一招就被人廢掉了。

            就像在做夢一樣,要不是到現在還被對方卡著脖子,窒息的難受,他真的還以為在夢境中。

            “啊!你干什么,干什么?!”彼得高驚恐的大叫,竟然被對方單手拎到了水池邊。

            “你的嘴巴太臭,我剛才已經說了要給你刷刷牙,那么就一定要做到。”劉建明摁著彼得高的脖子,就要把他的腦袋往水中按。

            彼得高劇烈的掙扎,一邊掙扎,一邊大叫:“混蛋!你敢?!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特么敢這樣對我,我保證你無法活著走出馬尼拉。”

            劉建明稍微停頓了一下,問道:“說出你的身份,看看倒底能不能嚇到我?”

            彼得高稍微松了口氣,臉距離藍色的池水只有不到一個拳頭的距離。

            他大聲道:“我是王家的女婿,我是彼得高,現在整個王家都是我的,你敢動我一根毫毛,就要面臨全國各地的追殺,你跑到哪都沒用。”

            “什么?他竟然是王家的掌舵人?”

            圍觀的本地觀眾立刻后退好幾步,王家是本地最大的黑幫,稱王稱霸二十多年,勢力根深蒂固,軍方、警界均有內線為其羽翼,雖然最近王山遇刺,義子喪榮殞命,侄子王彪又在交易現場被警方擊斃。

            但是,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一切競爭對手被蕩平,碩大的家業全部落到了女婿彼得高的身上。

            讓本來最沒有競爭力的這個家伙瞬間水漲船高,成為了整個王家的掌舵人,氣勢滔天,根本就沒有人敢和他作對的

            又仗著“天網”百強之一的信叔為其爪牙,更是肆無忌憚,人人談王家色變。

            “哎,這位先生,你還是算了吧,惹了王家,真的要出人命的。”有人好心的勸解道,以為劉建明只是一名普通的游客。

            “是啊,小伙子,你還是放了他吧,他們有槍的,幾十把槍掃過來,你本事再大也會死的。”另外一個本地人小聲的勸道。

            之前被一耳光扇下水的貴婦也爬了上來,渾身滴著水。

            她來到宋雅芳的身邊,“雅……雅芳,我們要不還是算了吧?別把事情鬧大了,到時候害了人家。”

            畢竟劉建明是為己方出頭,要是害他丟了性命,那真的無法原諒了。

            宋雅芳考慮了一下,走到劉建明的身邊,“讓他給我們道個歉,咱們這件事就算了。”

            劉建明點了點頭,這事說大也不大,說小也不小,也沒有必要咄咄逼人,他把彼得高又拽了上來,對這家伙說道:“向這位小姐道個歉,今天這事就算了。”

            “要我堂堂王家家主,向女人道歉?哈哈哈!”彼得高抖著衣領,“做夢!還有,你剛才不是很叼的么?不是要幫我刷牙么?現在知道我的身份,不敢了?!我話也擱下了,你識相的老老實實的跪下給我道歉,我心情好了或許可以饒你一條狗命,否則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這樣的人渣,你們也看到了?”劉建明看了宋雅芳和貴婦人一眼,然后一把掐住彼得高的后腦,“那我倒要是看看,你是怎么讓我死無葬身之地!”

            掐住他的后腦,就把腦袋摁進了池水中。

            “啊!咕嚕嚕!”

            藍色的池水中水花直冒,氣泡不住的翻滾。

            “你嘴巴這么臭,讓我來幫你清理干凈。”

            劉建明用另外一只手扯下彼得高的臭襪子,把他腦袋拎出水面,襪子蘸水塞進嘴巴里一陣的亂搗。

            搗得他眼淚鼻涕一起流了下來,牙齦里的血水,直往外淌。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