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正文 第七十四章 月之精灵

        目录:一念原罪| 作者:吴开阳| 类别:都市言情

            夜色正浓,长沙街头,人群涌动。

            今夜,天气格外的好,人们纷纷走出家门,男男女女,成群结队。

            有人在散步,有人在遛狗,有人躲在一株大树下,相拥而吻。还有,无论走到哪里,都少不了所谓特色的广场舞。

            灯火阑珊处,却有三道人影,往相反的方向而去,最后,出现在一栋楼下。

            “志远哥,陈曦姐,到了!”柳枫开口。

            这是一栋三层小楼,第一层,是烟酒铺,第二层,是房东家居住,而柳枫,独坐第三层。

            此时,只?#26032;?#19979;的烟酒铺还亮着灯,除此之外,整栋楼,一片漆黑。

            “哥,姐,我住三楼,房东是个离异的女人,一个人住二楼,这个时间,应该出去跳舞了,住在这小巷子中,也是小雯姐的安排!”

            柳枫解释道,“她说,这里离学校不远不近,刚刚好,只有几公里,近了,怕被人算计,?#35835;耍?#24597;上学来不及,她担心我的安全问题,所以住在小巷子里,这里道?#26041;?#38169;复杂,就算某些人想害我,也不好找,还有这里安静,好学习!”

            “嗯!”吴志远点头,没有多说什么,拉着陈曦,走进楼梯口。

            一直以来,他?#21152;?#20010;习惯,在黑暗中,很是警惕,特别是陈曦在的时候,他都更加小心。

            他知道,柳枫不会害他,但柳枫太过年少,如果,有警察在这里做文章,埋伏一支重兵,柳枫绝对不会知晓。

            故而,来此路上,吴志远都走得格外的慢,他必须时刻保?#24535;?#24789;,此时的他,不能被抓,因为,欢儿还没?#26032;?#32593;,且,她追过来了。

            他深知欢儿的性格,就算他被抓了,欢儿也绝对不会放过陈曦。

            这种事,他不会逃避,唯有面对。

            所以,他才决定,要去湘西,?#27809;?#23558;欢儿除之,此人,留不得了,否则,她永远是他的噩梦,有她在,吴志远寝食难安。

            这些想法,吴志远没有对陈曦说,反而,在她面前,吴志远表现得很是轻松。

            他真的怕了。

            当知道欢儿出现在江西,且杀了两个警察的时候,他彻?#30528;?#20102;。

            陈曦,绝对不能有事。

            就是因为怕,所以,他才必须去面对,要更加勇敢。

            来?#35828;?#36335;上,吴志远走得很慢,表面上,他像是拉着陈曦在散步,实际上,无形中,他都在护着陈曦,且时时刻刻,注意周围的环境,甚至,哪怕一个过路人。

            陈曦默然,反抓紧志远的手,跟在其身后。

            她懂,真的懂,她何?#21364;?#26126;敏锐,她早就看出吴志远的反常。

            比如,在江西的时候,吴志远抓鱼?#23621;悖?#20182;明知她除了猪肉,很少吃其他的肉类,包括鱼肉,但他还是去做了,为何?

            一是他心里太过紧张,所以在她面前故作放松,二者,就是尽量哄她开心,鱼肉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在一起的每时每刻,那个过程。

            一路上,只要是走路,远哥都不让陌生人靠近她数米之内,虽然他做得很是自然,但其?#25285;?#26159;在保护她。

            这些,她都知道,感动的同时,心里却不由得?#21482;擰?br />
            这是一种焦虑,非常莫名,她的心,仿若在撕裂。

            远哥就在自己身边,陈曦却有一种感觉,她的远哥,仿若离她,越来越远。

            这种焦虑,自从进长沙以来,一直充斥着她整个内心。

            明明,远哥已经信誓旦旦保证,他不会离开,但恰是这样,她内心,却越发不安。

            而这次,与以往不同,好像……好像他要是离开了,就不会再回来了,仿若诀别。

            很多次,陈曦都想说些什么,但最终,什么也说不出口。

            楼梯间很黑,她唯一能做的,只有抓紧他的手,跟着他的脚步。

            他们不知道的事,今天傍晚,长沙某个街头,发生激烈枪战,十数辆警?#25285;?#36861;捕一个女通缉犯,最后,所以警?#24213;?#22312;一起,通缉犯扬长而去。

            他们更不知道,他们刚?#25317;?#26611;枫时,有数十个公安刑警,全副武装,悄然摸进柳枫的校园。

            在吴志远和陈曦各自的思绪中,三人,已然走到三楼。

            柳枫把门打开,随后,整个三楼,忽然亮了起来。

            ?#25226;劍?#23567;枫,你这里不错!”走进客厅,陈曦四处打量,面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小雯姐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呢!”柳枫笑道,“一室两厅一卫一厨房,她说,想弥补我,平时来看我的时候,也方便,所以,租了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我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

            “这样挺好的!”吴志远说道,背负着双手,四处查看周围的环?#22330;?br />
            “小枫,还有阳台呢!阳台上,还有很?#21999;?#26223;,当真不错!”

            陈曦惊喜,沿着阳台的走廊,爬上一道楼梯,登?#19979;?#39030;。

            “呼!”陈曦长呼一口气。

            她,微闭着眼睛,张开双手,皎洁的月光下,她的秀发,随风而动。

            此时此刻,她,是人间最美的女人,空灵,出尘,风华绝代。

            此时此刻,她,仿若在俯视着亿万苍穹,在拥抱整个世界。

            片刻,她,突然睁开眼睛,望着被众星环绕的明月,怔怔出神。

            曾几何时,她也犹如天上的明月一般,形形*的人环绕在她身旁,只是现在,她身边,只有一个人。

            而这个人,可能,下一秒,就要离开她一般。

            沙!沙!沙!

            陈曦身后,传来脚步声,她,没有回头。

            她站在那里,仿若石雕木塑一般,动也不动。

            脚步声消失,随之而来的是一件温热的外套,披在她香肩上。

            好温暖!

            陈曦终于回神过来,微微侧头,看着自己肩上的外套,同一时间,一股熟悉的气息,钻进她的鼻孔里,扩散至全身。

            陈曦身子一震,转瞬间,她的双眸,蒙起一层水雾,她肩头上的外套,在她眼中?#27493;?#28176;变得模糊。

            她没有回头去看身后站着的人,或者说,她不?#19968;?#22836;。她害怕这是一个梦,回过头去,一切又复幻灭。

            “小曦,天凉,长沙不比江南!”这时,一双温暖的大手,搭在她的肩头。

            多么熟悉的声音。

            是他,是他,他一直都在。

            陈曦再也忍不住,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沿着她无暇的脸颊,滴落而下,打湿了她?#30446;?#27905;白的衣襟,也打痛了她身后那?#35828;男摹?br />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陈曦颤声说道。

            吴志远缓缓缓缓低下腰身,双臂?#32321;?#30528;陈曦的身子,将她搂进怀里,很紧,很紧,紧到像是要把她融到自己的体内,又像是在害怕自己一松手,她就会从自己的臂弯中飞走。

            这时候,刚刚爬?#19979;?#39030;柳枫,瞬间变?#20040;?#33509;木鸡,手中的围裙落地亦毫不知。

            “我怎么会不要小曦呢?”吴志?#24230;?#22768;说道,“我的心,看上去很大,能容的下整个天下,其?#25285;?#23427;很小,从来只?#26263;?#19979;一个人,再也挤不进其他!”

            “远哥,我好害怕,我好害怕,我怕你突然不要我了,呜呜呜!”

            终于忍不住,陈曦挣脱志远的怀抱,转过身来,?#35828;?#20182;怀里,放声大哭。

            抱着陈曦,吴志远心头长叹,她内心的挣扎,他何尝感受不到?她一次又一次地提醒,不要离开她,他又何尝不知,这是何等的情深意重?

            他又何尝不是呢?

            没有她,他的心,仿若被掏空,只有她在,他再也不是孤魂野鬼。

            这种感觉,就算用所有的一切都换不回来。

            当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失落了我自己!

            然而,他不能,终有一天,他会离开她。

            他不能带着她万劫不复。

            “小曦……”低喃一声,他抱着她,更紧了。

            时间,仿若定格,月光下,一男一女,紧紧相拥。

            “那个……”忽然,一声干咳,打破了夜的沉寂。

            “小枫?”吴志远回神回来,“你怎么来了?”

            “我做好饭了,准备叫你们,嗯……”柳枫摸着鼻子,竟然有些害羞,随后,捡起地上的围裙,?#24597;?#19979;楼。

            “哈哈!小破孩害羞了!”吴志远大笑,却蹲下身来,“小曦,下梯坎,你不好走,到我?#25104;?#26469;!”

            “?#20013;?#21035;歧视了,哼!”白了志远一眼,陈曦率先下楼。

            “小心点啊!”楞了片刻,吴志远讪讪一笑,也随之走下楼梯。

            走进客厅,餐桌上,已然摆上热腾腾的饭菜。

            三菜一汤,菜不多,但柳枫和陈曦已然坐在一旁,却也其乐融融。

            “洗手!”正当吴志远准备坐下来时,陈曦瞪眼,无奈,吴志远摸着鼻子,走进厨房。

            当他走出来时,陈曦已然为他打好一碗汤。

            “小枫,你老实告诉我,在学校里面,你是不是有人欺负你?”拿起碗筷,吴志远问道。

            ?#26263;?#27809;什么……”柳枫说道,“只是他们一直说姐姐,我不太舒服!”

            “混账!”吴志远咬牙切齿。

            柳枫虽然说?#20204;?#39128;飘的,但他听出来了,那些人,必然言语恶?#23613;?br />
            “远哥,算了!”陈曦轻声说道,转过头来,看着柳枫,“小枫,既然在这里不开心,我写一封介绍信,给你转学怎么样?”

            “转学?”柳枫一愣。

            他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但,这并不容易,学籍的问题,一直很麻?#22330;?br />
            “陈曦姐,转去哪里?”

            “贵州安城,一中,怎么样?”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