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正文卷 第五百零五章 痕跡

        目錄:軍團召喚| 作者:茶子貓| 類別:散文詩詞

            血腥密林的熊怪消失了

            一個不剩,走的干干凈凈。

            玩家們沒想到,御天下更沒想到。

            無論是普通熊怪還是異種,盡皆消失無蹤,天空中也不見變異蝠龍的蹤影,血藤盡數藏匿,白熊英雄同樣沒了蹤跡。

            全區全服,第一個在科瑞坦大陸組建的聯合軍團,第一次出征便這么虎頭蛇尾的結束了

            “我干!”

            笑狂客破口大罵,手下的人已經四散開來,將血腥密林搜了一遍,甚至還有人找到了被廢棄的村莊,但那里也沒有任何npc的蹤跡,整座森林中,死一般的寂靜。

            “怎么回事?”

            東春羽臉色同樣難堪,他們在出征前做了各種各樣的預案,甚至還做了最壞的打算,準備了幾張群體回城卷軸。

            但唯獨沒想到,野怪會不翼而飛?

            “傳言野外軍團遇到強敵之后,會暫時退避,難道是怕了咱們?”

            說話的是一位背著雙刺的盜賊,他的id同樣是盜賊玩家中的一位傳奇,他的名字叫云長生。

            “怕咱們?我可沒這么自信,就咱們這點兵力,在人家眼里算個鳥?”笑狂客半躺在樹干上,看了一眼沉默不語的通天大圣,喚了一聲“二哥,你怎么想?”

            天御中十二位創始元老,本來沒有以兄弟相稱的習慣,只有笑狂客,習慣喊老會長大哥,通天大圣二哥,但也僅限于這兩位。

            通天大圣沒有回話,看了一眼某個被毀掉的樹屋,目光一頓,走了過去。

            笑狂客幾人彼此相視一眼,同時跟了上去。

            “二哥,有發現?”

            自己這位二哥平日里少言寡語,但最是心細。

            通天大圣看著塌掉的樹屋,“毀掉有幾天了。”

            “???”

            接著,大圣又在周圍四處巡視,最終目光落在了周圍的幾棵大樹。

            通天大圣手腳并用,三兩下便爬上了十數米高的樹枝,居高臨下看著眾人,“有人在這里與熊怪發生過戰斗。”

            軍團召喚中的戰斗痕跡并不會無理由刷新,一切皆有理可尋,唯一超脫于這個規則的,只有尸體存在時間不符合常理罷了。

            通天大圣認為這里發生過戰斗的原因,正是那座倒塌的樹屋以及此處的地形,還有樹干上殘留的,密密麻麻的爪痕。

            東春羽不解,“聽說在幾天前,血腥密林中的熊怪還很少,有不少玩家找到過這里,應該是那些人在這里遇到了襲擊。”

            通天大圣一躍而下,穩穩的站定,“不,如果是那些人遇到襲擊,就不會只是熊怪的襲擊了,血藤可能早就等在這些樹上,但我剛才查看過,樹干和樹枝上,都沒有血藤寄生的痕跡,說明那場戰斗,并沒有血藤參與。”

            “是嗎?”東春羽撓撓頭,“可是這又能證明什么?”

            “對啊,能證明什么?”笑狂客好奇心也被勾了起來。

            通天大圣突然答非所問,“聽說這次曝光血腥密林的人是暗塵的人?”

            “謠傳罷了,我覺得更可能是有人想整老銀幣。”

            玄軻這次也參加了行動,但他很有自知之明,一直沒參與過任何指揮,完全不像他在公會內指手畫腳的作風。

            玄軻心中一動,“你的意思是,這里發生的戰斗,很可能在曝光之前?也就意味著,那個人或者那些人才是最早發現這里的?”

            “很有可能。”

            通天大圣點頭,“我只是想不明白,既然他們發現了這里,為什么要鬧到這一步。”

            血腥密林如今人盡皆知,甚至外服的論壇上都出現了相關的新聞,按照正常思路,發現這種特殊區域,藏還藏不及,誰會這么大方抖出來?

            不過,這個“抖”似乎也不是那么簡單。

            “或許他這么做,反而對他更有利?”

            玄軻說完,自己也愣住了,與通天大圣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看出了無奈,“算了,咱們在這兒猜測再多也無用,最多只是知道,咱們,還有暗塵,以及那些枉死的玩家,都是被那家伙給耍了!”

            通天大圣點頭。

            東春羽隱約聽明白了,臉色陰暗不定,“這事兒不能就這么算了!雖然不知道是誰干的,但早晚會露出馬腳!”

            “對!”玄軻也笑了起來,“現在不知道,但那家伙這么干,一定是想從其中得到一些好處,好處是什么?除了經驗和金幣水晶這些資源獎勵之外,還有兵種、英雄,只要盯緊了,一旦出現類似于熊怪、蝠龍之類的兵種,必定是此人無疑,嘿嘿,到時候咱們再扇點風,點點火,也算給大家報仇了。”

            “嘿嘿嘿——”

            眾人終于笑了起來。

            通天大圣看著心情還算不錯的眾人,目光閃爍。

            這位紈绔,似乎沒自己想象的那么不堪,甚至,這位財主可能比任何人隱藏的都深。

            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自己這幫心高氣傲的兄弟,竟然會給他好臉色了?

            似乎是從他出人意料的得到領主令開始,他便開始有意無意與幾位老兄弟混成一團,從原來的彼此看不對眼,到現在可以在一起嘿嘿低笑,雖然沒有多親近,但也不再惹人討厭,如此大的反差,前后不過半個月的時間。

            甚至連大圣自己,內心也不太討厭這位財主在公會內大包大攬了,反而還覺得將公會的雜務交給東春羽,外交和財政事項交給玄軻,而自己又能專心升級、磨煉提升自身,這才是極佳的選擇。

            想到這里,通天大圣也愣住了。

            這一切變化均是在眾人毫無察覺的情況下悄悄發生的,如果說是偶然,大圣絕對不信,如果是有意為之,那么眼前這位“紈绔”就太令人驚訝了。

            但總歸,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他也不希望,與這位財團公子發生沖突,如果兩人真的融洽相處,意見統一,對公會而言絕對是好事。

            “好了,回去吧,這里沒什么價值了。”

            通天大圣下達命令,很快御天下的人就消失在林子中。

            轉眼間,林子中再也沒有絲毫動靜。

            日耀的光輝漸漸落下,銀月從東方緩緩升起。

            是夜,沉寂多時的血腥密林再次迎來了一位老舊識

            。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