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正文卷 第三百三十四章 全場為我歡呼(大章)

        目錄:天生就會跑| 作者:喪尸舞| 類別:其他類型

            八萬人體育場內,此時現場的大屏幕上男子200米比賽的選手名單已經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第一道古斯-胡格莫德,荷蘭;

            第二道,克里斯蒂安-馬卡姆,英國;

            第三道,克里斯托弗-威廉姆斯,牙買加;

            第四道,杰森-蓋比,美國;

            第五道,葉欽,中國;

            第六道,約翰-卡佩爾,美國;

            第七道,馬龍-德文尼什,英國;

            第八道,奧魯索基-法蘇巴,尼日利亞;

            第九道,楊耀,中國;

            作為新科的男子世界200米冠軍,又是本次盛海大獎賽主場作戰的選手,葉欽毫無疑問占據了優勢的第五道。而楊耀,則是因為在國際田聯規定,各級大獎賽,主辦方國家都有資格推選兩名選手參加比賽。

            這一點,在之前葉欽參加的日本大獎賽已經出現過這樣的情況,當時日本大獎賽受限于開賽時間,參加的選手比較少,所以很多項目都是本國好幾名運動員參加。

            站在起跑線前,葉欽簡單地做了一下肌肉拉伸,目光看著前方的跑道,耳畔聽到的聲音卻是一浪高過一浪。

            那如雷聲一般的喊聲,葉欽聽得很清晰,那是全場許多人都在叫他的名字。

            這是男子200米的比賽,他站在賽場之上,已然是全場最為關注的焦點,甚至他可以想到,這一刻或許電視機前的解說,也在介紹著自己。

            “有這么多人支持著自己的感覺,真的實在太好了!”

            葉欽想起曾經在意大利格羅塞托的世青賽,當時同樣的男子200米比賽,當他聽到全場都在呼喊著安德魯豪時候,內心是無比的羨慕。

            當有一天,你聽到全場都在呼喊你的名字的時候,你才知道,自己的一生沒有白活。

            “而現在,我真的聽到了!”

            葉欽站在跑道上,眼睛都忍不住微微的瞇了起來,從最開始在高中操場的煤渣跑道上開始奔跑,那時候他開始享受歡呼和掌聲。

            到現在,他已然能夠聽到最為熱烈,最為激動的歡呼聲和加油聲!

            我曾經為了自己而跑,但現在,也將會為祖國,為支持自己的千千萬萬人而跑!

            在赫爾辛基的世錦賽,當國旗升起的那一刻,他能夠感受到自己的情緒難以抑制的激動。那個時候他也懂得了自己身上開始肩負起的責任。

            運動員到了這個程度,除了為自己,也會背上千千萬萬人的期待。

            一句“葉欽,加油!”是最開始支撐著他面對生活最艱難日子里的支撐,而現在,這句話,已然漸漸的匯聚成了一種必然要肩負的責任。

            “我想贏,我會贏!我會為自己,也會為你們!”

            再次轉頭掃過全場,明亮的透射光下,他看不清看臺上的觀眾,但他知道在那些等會下面的陰暗角落,此時此刻藏著一個又一個期待的眼神。

            他是男子200米短跑世界冠軍,一個中國人亞洲人都從來未能做到的創舉,而他做到了,大家會期待他,能夠做得更好。

            有壓力嗎?

            當然有的。

            媒體記者觀眾,教練家人隊友領導,有意無意的都會是壓力!

            但我不怕壓力!

            在賽場在跑道上,即便面對再強的對手,我一直無所畏懼,一直想去挑戰他們。

            現在,我需要挑戰的是我自己了。

            運動員當你到了一個點,你變得很少有對手可以競爭,你更多的開始是與自己競爭。這是一個更加孤獨的追求。

            但一場比賽下來,總有人是要贏的,那為什么不是我呢?

            “Onyourmarks!”

            場邊發令員高高舉起發令槍,喊出了各就位的口令。

            葉欽俯身低頭,身體的每一個動作都已然是千萬遍的磨練,完全自然而然就能夠做到最好的起跑姿態。

            喧鬧如潮的賽場漸漸靜謐了下去,許多手里拿著充氣棒揮舞的觀眾在這一刻宛如被定身了一般,雙眼直勾勾地看著賽場,生怕發出一點兒聲響影響到了選手們的狀態和發揮。

            如果是以往,大概大家都無所謂的,看個比賽而已,即便是發令槍聲響起前,很多人都還會聊著天,隨意地大喊大叫。

            但今天,他們不會。至少有幾場比賽他們的心都是懸在半空的。

            因為體育場內,跑道上,那里,有我們自己的運動員。

            而且是能夠奪冠的運動員。

            幾乎所有人都是不約而同的保持了安靜,隱隱間只有數萬人呼吸喘氣匯聚而成的奇特聲音在體育場上空盤旋。

            葉欽收攏著心情,全神貫注地等待著即將開始的槍聲。

            片刻之前的紛亂念頭,在各就位的聲音響起之后,他就已經完全收攏了情緒。

            這是一場又一場比賽里磨練出來的,經過了奧運會,經過了世錦賽,他已經有了一顆強大的冠軍之心。

            能夠平復情緒,也對勝利充滿了渴望。

            “SET!”

            預備的聲音再次響起。

            起跑線前,九名選手倏然間從下蹲的姿勢變成了蹲踞式起跑的動作,整齊劃一。

            葉欽目光看著眼前手指按壓著的跑道,身體依然調整到了最佳的狀態,每一塊肌肉似乎都如同漸漸繃起的弓弦,等待著最后的槍聲響起。

            啪!

            清脆的發令槍聲響起,白色的煙霧在起跑線前驟然升起。

            這是普通的發令槍,不是世界級大賽用的電子發令槍,槍聲很清脆很響。

            嘩地一下,在槍聲響起的瞬間,起跑線前的九名選手同時朝前開始加速奔跑。

            葉欽的起跑反應速度不錯,隨著參加大型賽事越來越多,他在起跑反應和加速方面已然越來越得心應手。

            經驗的積累,心態的調整,還有專注度的提高,這就是大型賽事帶給他自然而然的提升。

            曾經計劃的以賽代練的模式,在他身上已經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

            安靜的八萬人體育場內,在槍聲響起的瞬間,聲音似乎從四面八方突然間涌了出來。

            “葉欽,加油!”

            “葉欽,加油!”

            ……

            那是一聲接著一聲的瘋狂呼喊,那是對于自家運動員寄予強大期望的加油聲。

            這是第一次國際性的田徑賽事落戶在自己家門,這也是第一次有自己國家的運動員能夠拿到世界短跑冠軍,今天他在家門口和其他頂級的選手比賽,加油鼓勁又怎么可能不熱烈,又怎么可能不竭盡全力!

            起跑加速,葉欽在聽到槍聲響起的瞬間,人跟著電射而出,宛如離弦之箭,動作快而有力,步幅迅猛又輕盈。

            他向來是聽槍跑的,這和他練400米的特點有關,更和他自己適應這種大場面的比賽時狀態密不可分。

            越是多人的比賽,越是重要的比賽,越是大型的賽場,他越是能夠發揮得出色。

            當全場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時,他能夠感受到壓力,但這些壓力并不會讓他感受到口干舌燥不知如何是好,反而,當踏上跑道之后,能夠讓他的內心充滿了一往無前的動力。

            十米、二十米、三十米……

            在全場觀眾的目光之中,葉欽的起步和加速都十分完美,比起他在世錦賽的時候發揮得還要出色一些。這場盛海站的黃金大獎賽是一場商業性質的比賽,如同賈克斯-特林那樣的頂級百米運動員,基本上沒有做特別認真的對待,莫里斯-格林甚至因為熱身的關系,在比賽四十米的時候還肌肉拉傷退場。

            但葉欽卻準備得無比的充分,從回國之后,他除了去一趟水木報道之外,接著就是亞錦賽的賽場,再然后一直在積極認真的準備比賽。

            沒有大意,沒有輕佻,沒有因為拿到了世界冠軍就放任自己,每一天的訓練依舊保持得極為認真。

            這是他從聶方平身上學到的最重要一點,也是他見識了這個世界寬廣,知道世界頂尖高手是何等的眾多。哪怕是此時此刻,就在他身邊道次的杰森-蓋比和克里斯托弗-威廉姆、約翰-卡佩爾這些選手都和他相差不大。

            在葉欽結束亞錦賽回國的這些天里,他接到了9月10日在摩納哥蒙特卡洛傳回來的消息,杰森-蓋比在今年的世界田徑總決賽男子200米的比賽中,最終以19秒96的成績奪冠。

            所以,想要贏,為自己而贏,也為那些支持吶喊的人而贏,不是嘴巴說說而已的,是需要日復一日的努力訓練,保持狀態,一旦上了賽場,就能夠將自己最好的一面完全展示出來。

            短短的三十米的距離,葉欽這一次的起跑和加速卻是格外的有力,這是商業性質的比賽,在場的其他八名選手里,除了他和楊耀之外,大概真正能夠保證自己百分百投入的選手可能都沒有。

            只是運動員上了賽場,又都是當前世界頂級的選手,自然而然就會起競爭之心,即便不是全力以赴,但實力水平擺在那里,猶如賈克斯-特林,賽前可能都沒有做充分的熱身,簡單的拉伸一下肌肉直接上場,照樣能夠跑出10秒01絕殺其他所有選手的成績。

            四十米、五十米、六十米……

            場邊一直看著這場比賽的聶方平,突然忍不住有些驚訝地叫出了聲。

            他雖然已經有一年多時間沒有再執教葉欽,但對于葉欽的比賽,尤其是幾場能夠上電視的比賽都細心地觀察著。這一年多以來,葉欽在起跑和加速方面提升不少,比一般選手已經不差什么,但是在和世界級水平的選手比較起來,他的起步和加速還是會稍微顯得有些偏慢。

            但這場比賽里,至少在這一刻他看來,第五道的葉欽和他旁邊第四道的杰森-蓋比,以及第六道的約翰-卡佩爾都不顯得慢,處于一個伯仲之間。僅僅要落后于第三道的牙買加選手克里斯托弗-威廉姆斯。

            他是從事了田徑工作一輩子的老教練,在執教葉欽之后眼力更是大大提高,賽場上選手們雖然因為前伸數的緣故前后位置不一,但是他一眼看過去,基本山剛還是能夠判斷出七七八八。

            此時看到葉欽這樣的表現,由不得他不驚奇。即便是在赫爾辛基世錦賽200米決賽的時候,似乎葉欽在前半程的速度似乎也沒有這樣。

            賽場上,葉欽此時卻是全然不知他心中被尊為“師父”的聶方平對于他的觀感,他只是覺得這次起跑和加速都很舒服,讓他比起以往能夠更早的進入個人速度快的途中跑階段。

            其實細細想想,這樣的情況其實也很正常,在赫爾辛基參加世錦賽的時候,天氣是一方面的影響,另外一個還是密集的賽程,在葉欽進行男子200米決賽之前的兩天,第一天是男子200米和男子400米的兩場預賽,第二天則是男子200米的復賽和半決賽以及400米的半決賽。

            連續兩天五場比賽,到了最后的決賽,他還能夠有最好的發揮,已然可以說是葉欽超常發揮。

            這里面還有葉欽的主項因為是400米項目的緣故,在體能和強度的訓練上超過了一二百米的選手,所以在應對密集賽程上體能和不錯,而且曾經的世少賽和世青賽也經歷過一日兩賽一日三賽的情況,算是積累了經驗。

            今天的這場盛海站的黃金大獎賽,是在葉欽9月初參加完亞錦賽,養精蓄銳了半個多月的時間后舉行,個人的狀態和體能都調整到了最好的時間。

            此時體現在賽場上,和其他眾多最近經歷了黃金聯賽和國際田聯總決賽的選手相比,自然更有優勢。

            七十米、八十米、九十米……

            場邊的歡呼聲越來越熱烈,許多中國觀眾都瘋狂的歡呼了起來。

            很多提前買了這場大獎賽門票的盛海本地觀眾首先都是沖著劉陽宇來的,但當看到葉欽站在八萬人體育場現場的跑道上的時候,同樣迸發出了極大的熱情。

            這是我們自己國家的運動員,我們自己的世界冠軍,在屬于我們自己的體育場里和其他世界頂級短跑運動員爭鋒,當然需要用最大的聲音,最大的熱情去加油,去鼓勵,去支持!

            這就是主場優勢!

            在這樣數萬人的體育場里,有些運動員可能會因為心理承受不了而發揮失常,但還有一些運動員會因為如此眾多觀眾的支持而變得無比的興奮和激動,發揮出比平時更好的訓練和狀態!

            2004年世青賽,安德魯豪連取男子跳遠和男子200米兩枚金牌,固然是他的實力達到了一定的程度,但總體來說,也離不開主場作戰的優勢。

            當全場都在呼喊你的名字,當你站在起跑線前,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關注著你,期盼著你,那種感覺是未曾體驗過的人難以理解的。

            葉欽此時此刻跑起來,就覺得自己的速度似乎比他以前比賽和訓練的時候還要快,一種他自己都能夠明顯感覺出來的快,這種感覺說起來和玄乎,但真正反映在體育運動員身上,就是能夠通過自己的跑動節奏,身體全力施展下那種腳步和地面的摩擦,身邊的參照物等等細微的感覺。

            那種在內心地潛藏著的激動情緒,似乎隨著他的奔跑,不斷變化成了他源源不斷沖刺的動力。

            葉欽是第五道,但是在**十米的時候,他已經快要趕上在外道第六道的約翰-卡佩爾,這位老將在世錦賽之后雖然也參加了幾場比賽,但狀態和水平都在急劇下滑。像盛海站這樣的商業比賽,他更是沒有全身心的投入,以至于在還未進入直道之前已經被葉欽趕超了。

            “……葉欽的起跑非常干脆利落,加速也很完美。葉欽的速度很快,葉欽在九十米位置的時候,趕上了卡佩爾,氣勢如虹,這場比賽葉欽的狀態驚人……”

            同樣,此時未能蒞臨現場觀看這場比賽的電視機前的觀眾,蹲守在央五頻道和五星體育頻道前,聽著電視機內著名的田徑解說員穆江激動的聲音響起,很多人都忍不住握緊了拳頭跟著站了起來。

            世錦賽的時候,那場比賽由于是晚上深夜進行,雖然不少人后來都看過了轉播,但相比較起國內人口的龐大基數,不過是滄海一粟。

            而這場盛海站黃金大獎賽,從開賽前的各項宣傳,還有葉欽取得世錦賽男子200米金牌之后的影響力,還有今天是9月17日,正值周六,時間方面都完美契合,使得更多的國內觀眾收看了這場比賽。

            之前有看過比賽的從賽前就緊張起來,希望葉欽能夠再創造佳績,而沒有看過的,更是有一種十分奇妙的復雜心理,此前在報紙新聞上看到的短跑世界冠軍的消息,似乎都還不太能夠確定,現在終于能夠通過電視直播直觀地感受一次。

            而那種在跑道上飛馳電掣的速度沖擊感,尤其是當看到自家運動員領先了其他人的時候,幾乎瞬間就讓人的情緒拔升到最高。

            “加油啊,葉欽!”

            此時,電視機前的觀眾,聽著解說的話語,內心同樣忍不住在大聲呼喊起來。

            短跑比賽的激動人心之處,往往就是這么一瞬間,而這么一瞬間的精彩,卻足以讓人難以遏制的將情緒推升到最高。

            一百米、一百一十米……

            彎道進直道!

            轟!

            八萬人體育場內一聲巨大的、不約而同的聲響驟然響起。

            那是數萬名觀眾突然忍不住激動站起來的衣服腳步的摩擦聲,但在如此眾多人的情況下,卻是形成了一陣奇特的聲音浪潮。

            大家都忍不住站了起來,目光死死地盯著賽場上的飛快掠動的身影,大聲的歡呼和叫喊著。

            彎道階段的前伸數關系,葉欽在第五道,即便已經開始有領先優勢,超過了其他選手,但大家無法看得清晰。

            進入直道之后,卻是讓所有人一下子看得真切無比。

            率先進入直道的是第三道的牙買加選手克里斯托弗-威廉姆,以及,第五道的葉欽。

            克里斯托弗-威廉姆斯是一位比約翰-卡佩爾還有年長不少的老將,1972年出生的他真正進入職業生涯高峰是在千禧年前后。

            在2001年田徑世錦賽克里斯托弗-威廉姆斯拿到了男子200米的銀牌,是2001年牙買加年度最佳運動員。今年的世錦賽克里斯托弗-威廉姆斯的表現雖然一般,但整體實力卻依舊不容小覷。

            9月10日的世界田聯總決賽男子200米的比賽中,杰森-蓋比以19秒96的成績拿到了冠軍,而亞軍就是克里斯托弗-威廉姆斯。

            這場盛海站黃金大獎賽200米的比賽,克里斯托弗-威廉姆斯的狀態比起其他如杰森-蓋比和約翰-卡佩爾狀態也要更好。

            從起跑開始,這一場比賽幾乎就是克里斯托弗-威廉姆斯和葉欽兩個人在較量,其他好手在狀態不佳或者準備不足的情況下,只能淪為陪襯。

            此時此刻在進入直道之后的瞬間,葉欽和克里斯托弗-威廉姆斯兩人幾乎是呈并駕齊驅的態勢,彼此之間或許有千分秒上的差距,但是在沖過終點線前,這一點差距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有了解或者關注過葉欽許多比賽的人看到賽場上的一幕時,也是驚訝出聲。

            現在這樣的情況發生在葉欽身上是十分難得一見的一幕,在葉欽踏入頂級的200米比賽中能夠在彎道領先算得上是極為罕見的情況。

            葉欽向來是以后半程決勝,速度越到了后面比起競爭對手就越有優勢,而在這場比賽里,葉欽難得的在前面一百米就跑出很非常好的成績,而進入到直道之后,那就是葉欽所擅長的。

            快速的手臂擺動和邁步,在肉眼可見的跑道上高速的奔跑,許多電視機前的觀眾即便隔著屏幕都能夠感受到那種強大的沖刺力度,隱隱給人帶來一種無法言語的戰栗感。

            距離終點線七十米、六十米、五十米……

            越來越近!

            飛快的奔跑動作中,越來越多的人從激動的大叫,到了現在生生的忘記了說話,也忘記了呼喊。

            葉欽領先了!

            進入直道后飛奔了三十米之后,葉欽漸漸跑到了前面。

            而且開始不斷的朝著終點線發起沖刺!

            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

            距離隨著賽場中間那一道特別穿著紅色國家隊短跑運動服的年輕身影而縮短,宛如電光,一騎絕塵!

            十米……五米……

            葉欽的身影由遠及近,倏然間穿過了終點線!

            壓抑了數秒鐘的呼喊聲,驟然猶如火山噴發一般噴薄而出。

            全場的掌聲和歡呼聲爆發出來似乎要將整個體育場都掀翻了一般。

            “……葉欽!葉欽贏了!葉欽再下一城,贏得了盛海站黃金大獎賽的冠軍!在數萬名家鄉父老面前,在眾多電視機前的中國觀眾面前,葉欽憑借強大的實力贏得了這場比賽!成績是……19秒91!葉欽再創佳績,新的亞洲紀錄,新的全國紀錄!葉欽再次創造了歷史,打破了他自己保持的紀錄……太偉大了!!”

            電視機前,許多方才攥著拳頭的觀眾在葉欽沖過終點線的一瞬間,都跟著穆江激動的呼喊聲跳了起來。

            之前錯過了世錦賽比賽的許多人,更是在這一刻陡然升起一種與有榮焉的巨大自豪感。

            短跑項目,我們也有世界冠軍!

            葉欽在自家的大門口的比賽,沒有讓人失望,而且更是創造了輝煌的成績!

            終點線前,葉欽在沖線的瞬間,眼睛也看到了計時牌上顯示出來的成績,一瞬間激動得跳了起來。

            贏了!

            在全場數萬人的中國觀眾面前,在自己家人面前,自己贏了!

            幾乎沒有絲毫停留,葉欽就繞著賽場撒開腿奔跑慶祝!

            “葉欽,葉欽,葉欽……”

            賽場上,一個聲浪由小及大,開始還是一小撮在觀眾席某個位置的人起身的呼喊,漸漸的就匯聚成了一片,宛如潮水一般鋪天蓋地的吼聲。

            那聲音,葉欽聽得分明,那是在呼喊著他的名字。

            400米的跑道上,葉欽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呼吸急促,汗如雨下,但內心卻是前所未有的驕傲!

            這種激動和自豪的心理比起他曾經在赫爾辛基世錦賽更甚,在赫爾辛基,那是第一次斬獲了世界冠軍的激動,而這一次,是自己在家人,在同文同種的同胞面前展現出最好的一面。

            被全場所有人呼喊著自己的名字,被所有人驚嘆,這是葉欽曾經夢想著的一刻,而現在,他做到了。

            站在賽場的跑道上,媒體記者嘩啦啦的涌入,數十人在他周圍拍著照片,跟著他的一舉一動。

            葉欽目光不斷逡巡著觀眾席,他想找到自己家人所在的位置,從他踏上競技體育這條路,從他踏上跑道,家人從未在現場看過一場他的比賽,而這場比賽,他全力以赴,最后跑出的成績比世錦賽還要好。

            他想大聲看到自己的爺爺奶奶還有小叔,想告訴他們自己贏了,想告訴他們,自己已經是一個世界一流的運動員,已經長大,已經能夠肩扛風雨,為家人帶來更多的榮譽和更好的生活。

            沸騰的現場,充氣棒和熒光棒搖擺,鎂光燈閃爍,各種旗幟和橫幅跳動,一時讓他眼花。

            他沒看到家人到底在哪里,但其實也沒有什么關系,他們在這數萬人的觀眾之中,看了他的比賽,知道了他在做什么,做得有多么的好,這就夠了!

            全場都在為我歡呼!

            我是冠軍!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