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正文卷 第六百一十章:旷世奇功

        目录:明朝败家子|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类别:历史军事

            太皇太后定下了心。

            片刻之后,有宦官进来通报道:“陛下和太子殿下还有定远侯来了。”

            太皇太后听罢,正冠、肃容,自有一番母仪天下的气度。

            她缓缓抬眸,看了一眼宦官,徐徐道:“叫进来吧。”

            张皇后还以为太皇太后的举止有些夸张,可谁料到,等弘治皇帝进来时,才觉得弘治皇帝更加的夸张。

            却见弘治皇帝没有穿着宫里的常服,却是戴着冠冕,穿着礼袍,那金丝所绣的盘龙跃然于衣冠之上,他徐徐入殿,郑重其事的看了太皇太后一眼。

            朱秀荣听到方继藩竟也来了,不禁心里悸动,瞥见了方继藩,又忙垂下头去,不敢在去多看一眼。

            “皇帝,这是……”太皇太后显得有些?#36291;?#19981;禁深深皱着眉头,追问弘治皇帝。

            这后宫,就是皇族的自己家里,自己家里走动,何须这样的郑重其事,需知这礼服十分繁复,皇帝要穿起来,都需几个宦官忙碌好一阵子,每一个佩饰,?#21152;?#20005;格的礼仪规定,半分都马虎不得。

            且穿戴起来,也?#30343;?#26381;,可皇帝如此,这是?#25105;猓?br />
            太皇太后凝视着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拜倒:“孙臣敬告太皇太后,孙臣克继大统以来,生子朱厚照,立其为皇太子,太子者,国家之根本而已,维?#20498;?#23478;大?#24120;?#31038;稷之存续,孙臣为太子所计,夙夜难寐,不敢懈怠,诚恐太子不肖,而贻害天下人……”

            弘治皇帝匍匐着,头向太皇太后,身上的黄袍宽大,覆盖于地,他一字一句,?#21578;?#36947;来……

            方继藩在身后听着,有点想打哈欠,说实话,这等事,还要做官面文章,弘治皇帝果然还是那个弘治皇帝啊,臣没有看错你,你就是这么个呆板之人。

            弘治皇帝想要继续说下去,显然,在来之前,他已有腹稿,这洋洋洒洒上千言的进言,他为自己的话而感动,这番话,他早就想说了,他想告诉列祖列宗,告诉自己的祖母,自己在世,无愧于天地,无愧于列祖列宗,无愧于天下的臣民。

            他继续道:“今孙臣子朱厚照……”

            朱厚照站在他身后,憋不住了,忍不住大叫道:“太皇太后……母后,我生孩子啦!生了七个!”

            ?#21834;?br />
            弘治皇帝的泪水依旧还涟涟垂地。

            听到此处,他的郑重其事的宣告戛然而止。

            寝殿之中,落针可闻,几乎所有?#35828;?#22768;息都可以听?#20204;?#28165;楚楚。

            方继藩心里想,这是悲剧啊。

            朱厚照则乐了,想叉手起来乐呵一番,似乎觉得这个场合不太合适,手很勉强的垂下,一副很郑重的样子。

            张皇后惊的一下子自锦墩上摔落下来,哪里还有皇后的气度,生生落地。

            身后的宦官,此刻本该去搀扶,却是嘴张得大大的,完全没有顾忌到皇后娘娘。

            朱秀荣张眸,像倒吸口气的样子,看着自己的皇?#37073;?#22312;她心里,或许这又是皇兄的一个‘玩笑’,没错,自己的亲哥就是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人。

            太皇太后手在颤抖,因而手中的凤头杖也禁不住在地发出咯咯的声音。

            她巍巍颤颤起来。

            双目既没有去看匍匐在地泪水涟涟,此刻却有点懵逼的弘治皇帝。也没有去顾忌自己拿摔在地上的孙媳。

            她双目里,像充了血,满是血丝,死死的盯着朱厚照。

            一旁的宦官想要搀扶她,她手中杖子犹如盘龙棍,啪的一下虎虎生风打在了那宦官身上,厉声道:“走开。”

            老太太健步如飞,徐徐走到?#35828;?#20013;,万分激动的问道:“七个?”

            朱厚照郑重的点头道:“七个,这只是暂时发现的,孙?#23478;宦?#26469;,琢磨过了,还不知多少,还未察觉呢?”

            老太太眼眸睁得大大的,盯着朱厚照,哽咽的问道。

            “是你的?”

            朱厚照的笑容消失,脸拉了下来,啥……啥意思?

            朱厚照道:“是孙臣的。”

            老太太沉默了,她拄着杖子,杖子?#27809;?#30528;砖面,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她疾走了片刻,驻足,一字一句的从嘴里吐出话来:“御医呢,御医为何没有传唤去,这么大的事,这怀有了身孕,马虎不得的?#20581;!?br />
            朱厚照想了想:“孙臣忘了。”

            老太太怒了:“你是糊涂虫,你忘了,你父皇既知道,为何没有下旨,立即命太医院诸妇科圣?#37073;?#20837;驻东宫,以备不测。”

            弘治皇帝尴尬道:“孙臣是有些……”

            老太太举起杖子来,狠抽了一下匍匐在地的弘治皇帝屁股:“你呀你,身为皇帝,竟也糊?#24656;?#27492;,出了岔子,你担当的起吗?你以为你是天子,天子算什么,子孙存续,才是头等的事,这比你这天子更紧要。”

            弘治皇帝吃痛,饱受屈辱,却道:“孙臣万死。”

            “传旨,立即命太医院诸御医,入驻东宫。”

            老太太侧目看着朱厚照,喜滋滋的问道:“七个妇人,都是什么身份?”

            朱厚照硬着头皮,悲剧的看了自己的父皇一眼:“还没有身份,孙?#23478;皇备?#20852;呢,就兴冲冲来给父皇报喜了,父皇也没给孙臣说这事,孙臣太糊涂,啥都不懂。”

            “果然!”老太太二话不说,举杖,下头的弘治皇帝一动不敢动,生生又挨了一杖。

            老太太厉声道:“历来母凭子贵,她们想来身份卑微低下,可哀家,又何尝不是身份卑微低下呢,历来国朝的规矩,若秀女怀有身孕,这肚子里有了龙?#37073;?#20415;要立即册封身份,为的,既是让她们安心养身,也教将来孩子们出世时,不至被人呼为宫女所生,这叫名正言?#24120;?#36825;规矩,你却不懂?”

            这一句话很诛心。

            因为弘治皇帝就是宫女所生的,他忙道:“孙臣知错。”

            老太太抬着头,眼眶里含着泪,激动的道:?#32610;?#20040;大的事,给去敬告列祖列宗啊……”

            弘治皇帝立即点头,郑重的道:“儿臣……这就命英国公张懋去……”

            “什么事都是英国公,哪一次太庙,不是那个张懋,你自?#22909;?#20102;腿吗?”老太太怒道。

            弘治皇帝道:“儿臣明日即去。”

            老太太这才放下了心一般,随即大喜,眼角眉梢都洋溢着笑意:“英宗先帝若是知道如此,不知该有多高兴,咱们的厚照,有后了啊。”

            说到此处,老太太已是泪光闪闪:“那环切,到底是什么名堂,如此神奇?”

            方继藩一愣,不知道怎么来解释。

            见老太太看着自己,满脸求知欲,非常想知道一个所以然,可是这个……咋解释呢?何况,朱秀荣还在呢,解释真的好嘛?

            见方继藩踟蹰,老太太笑了,朝他摆摆?#37073;?#36830;连说道:“罢了,罢了,不问这个,?#35828;?#20107;,倒是哀家无礼了,皇后。”

            张皇后才由宦官搀扶而起,看着弘治皇帝一大把年纪,还挨了两杖,心有些疼,可现在却顾不得这个,听到自己竟也要做祖母了,顿时喜出望外,眼里泪光点点,忙是上前,开口说道。

            ?#32610;?#26159;方卿家的功劳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

            大家?#36824;?#30528;高兴,竟是忘了这环切是因何而起。

            因此一下子所有人都看向方继藩。

            方继藩这个时候可不敢邀功,连忙摇头道:“不不不,臣不敢居功,臣只能保障,能治好殿下的病,可这一次怀有七个,这是太子殿下勤勉肯干,坚持不懈、自强不息、废寝忘?#22330;?#28954;膏继晷的结果,这功劳,臣只?#23478;怀桑?#20854;中九成,都归于太子殿下。”

            这是真心话?#20581;?br />
            方继藩现在想到的,是自己要发财了。

            西山医学院,自此之后打出招牌,一次环切,太子便生了七个孩子,还有什么,比这更?#30475;?#30340;广告效应吗?

            传宗接代,乃是这个时代的要务,也就是说,你可以人渣,可以没出息,可以混吃等死,可是,你却不能无后。

            当下的卫生条件,某些地方过长的人,是最容易引发生殖系?#33251;?#30149;的,这和上一辈子的不孕不育的原因不同。

            而这环切,本就是小的不能再小的手术,通过环切,医学院可以?#24515;家?#25209;具有现代意识的外科大夫,而这一批外科大夫,将成为东方外科医术的开端,大明医学的基石,从环切开始。

            大量的手术,就意味着大量的收入,大量的收入,即可提供更多关于麻醉、手术器?#24608;?#22806;伤药物、消毒等方面的不断改进,?#28982;?#20999;,在割腰子,接着还可以割肾……只要坚持不懈的割下去,西山医学院,在千百年之后,?#31080;?#20658;然于世界,成为现代医学的始祖。

            所以,方继藩必须感谢朱厚照,是朱厚照,为现代医学,奠定了基础,为这基础,注入了强心针。

            朱厚照听着方继藩归功于自己,心里感慨,还是老方实在啊,老方真是一个不错的人,亏得本宫从前总是说他又懒又馋,对他误会实在太深,这家伙每到关键时刻,总是态度鲜明,实是令人感动。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