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正文卷 第六百一十章:曠世奇功

        目錄:明朝敗家子|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類別:歷史軍事

            太皇太后定下了心。

            片刻之后,有宦官進來通報道:“陛下和太子殿下還有定遠侯來了。”

            太皇太后聽罷,正冠、肅容,自有一番母儀天下的氣度。

            她緩緩抬眸,看了一眼宦官,徐徐道:“叫進來吧。”

            張皇后還以為太皇太后的舉止有些夸張,可誰料到,等弘治皇帝進來時,才覺得弘治皇帝更加的夸張。

            卻見弘治皇帝沒有穿著宮里的常服,卻是戴著冠冕,穿著禮袍,那金絲所繡的盤龍躍然于衣冠之上,他徐徐入殿,鄭重其事的看了太皇太后一眼。

            朱秀榮聽到方繼藩竟也來了,不禁心里悸動,瞥見了方繼藩,又忙垂下頭去,不敢在去多看一眼。

            “皇帝,這是……”太皇太后顯得有些吃驚,不禁深深皺著眉頭,追問弘治皇帝。

            這后宮,就是皇族的自己家里,自己家里走動,何須這樣的鄭重其事,需知這禮服十分繁復,皇帝要穿起來,都需幾個宦官忙碌好一陣子,每一個佩飾,都有嚴格的禮儀規定,半分都馬虎不得。

            且穿戴起來,也不舒服,可皇帝如此,這是何意?

            太皇太后凝視著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拜倒:“孫臣敬告太皇太后,孫臣克繼大統以來,生子朱厚照,立其為皇太子,太子者,國家之根本而已,維系國家大統,社稷之存續,孫臣為太子所計,夙夜難寐,不敢懈怠,誠恐太子不肖,而貽害天下人……”

            弘治皇帝匍匐著,頭向太皇太后,身上的黃袍寬大,覆蓋于地,他一字一句,娓娓道來……

            方繼藩在身后聽著,有點想打哈欠,說實話,這等事,還要做官面文章,弘治皇帝果然還是那個弘治皇帝啊,臣沒有看錯你,你就是這么個呆板之人。

            弘治皇帝想要繼續說下去,顯然,在來之前,他已有腹稿,這洋洋灑灑上千言的進言,他為自己的話而感動,這番話,他早就想說了,他想告訴列祖列宗,告訴自己的祖母,自己在世,無愧于天地,無愧于列祖列宗,無愧于天下的臣民。

            他繼續道:“今孫臣子朱厚照……”

            朱厚照站在他身后,憋不住了,忍不住大叫道:“太皇太后……母后,我生孩子啦!生了七個!”

            “……”

            弘治皇帝的淚水依舊還漣漣垂地。

            聽到此處,他的鄭重其事的宣告戛然而止。

            寢殿之中,落針可聞,幾乎所有人的聲息都可以聽得清清楚楚。

            方繼藩心里想,這是悲劇啊。

            朱厚照則樂了,想叉手起來樂呵一番,似乎覺得這個場合不太合適,手很勉強的垂下,一副很鄭重的樣子。

            張皇后驚的一下子自錦墩上摔落下來,哪里還有皇后的氣度,生生落地。

            身后的宦官,此刻本該去攙扶,卻是嘴張得大大的,完全沒有顧忌到皇后娘娘。

            朱秀榮張眸,像倒吸口氣的樣子,看著自己的皇兄,在她心里,或許這又是皇兄的一個‘玩笑’,沒錯,自己的親哥就是這么一個不靠譜的人。

            太皇太后手在顫抖,因而手中的鳳頭杖也禁不住在地發出咯咯的聲音。

            她巍巍顫顫起來。

            雙目既沒有去看匍匐在地淚水漣漣,此刻卻有點懵逼的弘治皇帝。也沒有去顧忌自己拿摔在地上的孫媳。

            她雙目里,像充了血,滿是血絲,死死的盯著朱厚照。

            一旁的宦官想要攙扶她,她手中杖子猶如盤龍棍,啪的一下虎虎生風打在了那宦官身上,厲聲道:“走開。”

            老太太健步如飛,徐徐走到了殿中,萬分激動的問道:“七個?”

            朱厚照鄭重的點頭道:“七個,這只是暫時發現的,孫臣一路來,琢磨過了,還不知多少,還未察覺呢?”

            老太太眼眸睜得大大的,盯著朱厚照,哽咽的問道。

            “是你的?”

            朱厚照的笑容消失,臉拉了下來,啥……啥意思?

            朱厚照道:“是孫臣的。”

            老太太沉默了,她拄著杖子,杖子敲擊著磚面,發出啪啪啪的聲音,她疾走了片刻,駐足,一字一句的從嘴里吐出話來:“御醫呢,御醫為何沒有傳喚去,這么大的事,這懷有了身孕,馬虎不得的呀。”

            朱厚照想了想:“孫臣忘了。”

            老太太怒了:“你是糊涂蟲,你忘了,你父皇既知道,為何沒有下旨,立即命太醫院諸婦科圣手,入駐東宮,以備不測。”

            弘治皇帝尷尬道:“孫臣是有些……”

            老太太舉起杖子來,狠抽了一下匍匐在地的弘治皇帝屁股:“你呀你,身為皇帝,竟也糊涂至此,出了岔子,你擔當的起嗎?你以為你是天子,天子算什么,子孫存續,才是頭等的事,這比你這天子更緊要。”

            弘治皇帝吃痛,飽受屈辱,卻道:“孫臣萬死。”

            “傳旨,立即命太醫院諸御醫,入駐東宮。”

            老太太側目看著朱厚照,喜滋滋的問道:“七個婦人,都是什么身份?”

            朱厚照硬著頭皮,悲劇的看了自己的父皇一眼:“還沒有身份,孫臣一時高興呢,就興沖沖來給父皇報喜了,父皇也沒給孫臣說這事,孫臣太糊涂,啥都不懂。”

            “果然!”老太太二話不說,舉杖,下頭的弘治皇帝一動不敢動,生生又挨了一杖。

            老太太厲聲道:“歷來母憑子貴,她們想來身份卑微低下,可哀家,又何嘗不是身份卑微低下呢,歷來國朝的規矩,若秀女懷有身孕,這肚子里有了龍種,便要立即冊封身份,為的,既是讓她們安心養身,也教將來孩子們出世時,不至被人呼為宮女所生,這叫名正言順,這規矩,你卻不懂?”

            這一句話很誅心。

            因為弘治皇帝就是宮女所生的,他忙道:“孫臣知錯。”

            老太太抬著頭,眼眶里含著淚,激動的道:“這么大的事,給去敬告列祖列宗啊……”

            弘治皇帝立即點頭,鄭重的道:“兒臣……這就命英國公張懋去……”

            “什么事都是英國公,哪一次太廟,不是那個張懋,你自己沒了腿嗎?”老太太怒道。

            弘治皇帝道:“兒臣明日即去。”

            老太太這才放下了心一般,隨即大喜,眼角眉梢都洋溢著笑意:“英宗先帝若是知道如此,不知該有多高興,咱們的厚照,有后了啊。”

            說到此處,老太太已是淚光閃閃:“那環切,到底是什么名堂,如此神奇?”

            方繼藩一愣,不知道怎么來解釋。

            見老太太看著自己,滿臉求知欲,非常想知道一個所以然,可是這個……咋解釋呢?何況,朱秀榮還在呢,解釋真的好嘛?

            見方繼藩踟躕,老太太笑了,朝他擺擺手,連連說道:“罷了,罷了,不問這個,此等事,倒是哀家無禮了,皇后。”

            張皇后才由宦官攙扶而起,看著弘治皇帝一大把年紀,還挨了兩杖,心有些疼,可現在卻顧不得這個,聽到自己竟也要做祖母了,頓時喜出望外,眼里淚光點點,忙是上前,開口說道。

            “這是方卿家的功勞啊。”

            一語驚醒夢中人。

            大家只顧著高興,竟是忘了這環切是因何而起。

            因此一下子所有人都看向方繼藩。

            方繼藩這個時候可不敢邀功,連忙搖頭道:“不不不,臣不敢居功,臣只能保障,能治好殿下的病,可這一次懷有七個,這是太子殿下勤勉肯干,堅持不懈、自強不息、廢寢忘食、焚膏繼晷的結果,這功勞,臣只占一成,其中九成,都歸于太子殿下。”

            這是真心話呀。

            方繼藩現在想到的,是自己要發財了。

            西山醫學院,自此之后打出招牌,一次環切,太子便生了七個孩子,還有什么,比這更強大的廣告效應嗎?

            傳宗接代,乃是這個時代的要務,也就是說,你可以人渣,可以沒出息,可以混吃等死,可是,你卻不能無后。

            當下的衛生條件,某些地方過長的人,是最容易引發生殖系統疾病的,這和上一輩子的不孕不育的原因不同。

            而這環切,本就是小的不能再小的手術,通過環切,醫學院可以招募一批具有現代意識的外科大夫,而這一批外科大夫,將成為東方外科醫術的開端,大明醫學的基石,從環切開始。

            大量的手術,就意味著大量的收入,大量的收入,即可提供更多關于麻醉、手術器械、外傷藥物、消毒等方面的不斷改進,先環切,在割腰子,接著還可以割腎……只要堅持不懈的割下去,西山醫學院,在千百年之后,勢必傲然于世界,成為現代醫學的始祖。

            所以,方繼藩必須感謝朱厚照,是朱厚照,為現代醫學,奠定了基礎,為這基礎,注入了強心針。

            朱厚照聽著方繼藩歸功于自己,心里感慨,還是老方實在啊,老方真是一個不錯的人,虧得本宮從前總是說他又懶又饞,對他誤會實在太深,這家伙每到關鍵時刻,總是態度鮮明,實是令人感動。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