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黃泉卷 第67章 重現

        目錄:諸神之國| 作者:偉大的嘉嘉| 類別:散文詩詞

            原本被從胸口取出永恒之心之后,呂烈將會迅速衰老到數百歲的狀態,留下所剩無幾的生命。但是最終黎遠選擇將自己的“源”給了呂烈,也取代了呂烈承受這衰老的詛咒之罪。

            當然,呂烈從樹上下來之后獲得的神力和遠超乎常人的五官,也是黎遠給他的“源”的功勞。雖然還比不上正牌的永恒之心,但是在凡間擁有源的呂烈也是近乎無敵的存在。在這亂世之中靠著自己的雙手打下了一片大大的江山。

            雖然最終也是落得這般下場,不過終究是大勢所逆,靠著個人能力終究不能違背天的意志。

            “這就是黎遠封印我記憶的原因?”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個混蛋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了。就為了這種事情,讓我生生受了十二年缺失記憶的痛苦?”

            就在呂烈補全完自己所有記憶,站在原地自言自語的時候,一邊的老人微笑著搖了搖頭:“我已經完成了你的所有心愿,到時間了,我也該走了。”

            他的眼中流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苦澀和心疼。但是,路都是自己選的,既然這個年輕人自己選擇了非要探索一切的真相,那么他也幫不了他。

            老人身后的兩個小女孩拉開了天邊的帷幕,巨大的空間裂縫出現在這座虛構出來的薔薇園之中。在小女孩推著老人的竹椅進入薔薇園之前,一個小女孩最后看了呂烈的身影一眼:“爺爺,他會死么。”

            “我不知道。”老人說道,“用秘術卜卦出來的所有結果,都顯示這個年輕人已經選擇了一條必死的道路。但是,這世上有這么多條命運的長河,誰又知道誰在下一秒會踏入哪一條長河之中呢。”

            老人和他的薔薇園一起消失在了空間裂縫之中,空曠的荒原之上,只剩下還呆呆地站在原地,沉浸在自己回憶之中的呂烈。

            “原來,這些,就是事情的全部真相。”就在呂烈自以為自己已經讀懂了黎遠的意思,洞悉了一切的一切的時候,忽然,異變再次出現了——

            呂烈的世界地動山搖,一座巨大的佛像慢慢從那荒古的大地盡頭升了起來,巨大的石像在自己的耳邊隆隆作響:“呂烈,你已經完成了絕望之塔第八層的挑戰。雖然遲到了十九年的時間,但是現在,你可以繼續下一層的挑戰了。”

            “一個故人,正在絕望之塔的第九層等著你。而這次的任務就是殺死這個你的老朋友,或是被你的老朋友殺死。贏家將作為博弈房的勝利者進入第十層,而如果能夠完成第十層的博弈房,你將可以來到第十一層,在絕望之主面前提出任何一個愿望。”

            望著這巨大的陰影慢慢將自己吞沒。呂烈開始感覺到呼吸困難起來,忽然之間,他明白了一切,他終于明白了為什么黎遠要將自己的記憶封印住,讓自己在接下來的十九年中都忍受著這般的痛楚——

            根本就不是因為黎遠不想讓自己知道事實。說來也是可笑,在將源交給自己之后,黎遠還有幾天的生命可以茍且?他又怎么會害怕這個世上的自己知道真相?就算自己知道了真相又能怎么樣?還能順著巨樹爬上去砍他么!?

            黎遠真正想要封印的,不想讓呂烈知曉的,正是關于絕望之塔的這段回憶!

            別忘了,當初呂烈之所以能夠傳送回巨樹世界,見到上一個時空的黎遠,正是因為絕望之塔中博弈房的任務!

            而最終在呂烈的幫助下,黎遠找打了秋的尸體,也算是完成了博弈房的任務。根本博弈房原本的進程,呂烈應該算是完成了這次挑戰,即將被升入第九層。但是黎遠不愿意看著呂烈在這場沒有任何意義的夢境之中繼續賭命,他想要讓呂烈回家。于是他出手幫助了呂烈一把,他封印了關于呂烈的所有記憶,特別是絕望之塔的。

            絕望之塔,原本就是夢族創造出來的虛假世界,絕望之塔之所以恐怖,其法則不可被違背,就是因為它扎根于每一個絕望之塔中的居民的潛意識中。無論在強大的人,都不可能戰勝自己的潛意識。人族是這樣,其他種族也是這樣。縱使呂烈知道了那絕望之塔只是一場虛無,但是在他見證過絕望之塔所創造出來種種不可思議的魔力之后,只有他的心底有一丁點相信絕望之塔的力量所在,他就不可能違背絕望之塔訂下的規則,在其中乖乖玩下去。

            而黎遠也是深知絕望之塔其存在意義的高手,他見招拆招,做出的解答便是從呂烈的記憶中徹底抹去絕望之塔這一存在。而被抹去了之后,呂烈的潛意識中也不再對絕望之塔有任何記憶,敬畏之情,當然不必再遵守絕望之塔的法則。

            之所以黎遠要將巨樹上的所有記憶,特別是關于自己的存在也一同抹殺在呂烈的腦海之中,正是因為絕望之塔扎根于記憶深處是如此之深,就算抹殺了絕望之塔本身的存在,只要任何和絕望之塔有關聯的人、物、或者事還存在,呂烈就總有一天會重新響起絕望之塔。

            黎遠的方法很有效,他保了呂烈在人間十九年的平安,讓呂烈這十九年就沒有一次想起絕望之塔,回到這個世界來。

            他應該在他該呆的世界好好度完這一生,而不是回到這個充滿殺戮和血腥的世界。

            這是黎遠最后的希望。

            但是,在十九年之后,呂烈最終還是選擇掙脫了自己的命運,重新回想起了在巨樹上的一起。

            這是他自己選擇的道路,他怨不得任何人,他也不會抱怨任何人。

            呂烈看著眼前這座巨大的任務發布者,他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接著變成了恐懼、絕望,重新平復心情,慢慢閉上了眼睛,嘴角微微上揚,露出牙齒,他開始微笑、大笑、最終變成了狂笑。

            “該來的,總是逃不掉啊。”

            “真是的,黎遠,你將絕望之塔的出現推遲了十九年……十九年,已經夠了啊,是時候和絕望之主、堯做一個徹底的了斷了。”

            


            


            Ps:書友們,我是偉大的嘉嘉,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