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第五卷 今日长缨在手 第九十五章 她(上)

        目录:北唐风云| 作者:浮华缥缈| 类别:历史军事

            管阔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像是一片黑暗,但是他感觉到有光。

            那种光并非他所看见的,而是他感觉到的,那是他的一种意识——光应?#20040;?#22312;,但是他并不知道在哪里。

            这需要他的努力寻找。

            万籁俱寂,什么声音都没有,整个世界都像是虚无。

            记忆在这些时刻是完全不存在的,甚?#20102;?#33258;己到底是谁,都不清楚,只能够清楚一个“本我”。

            他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前面发生了什么,他一无所知。

            只是他忽然有些害怕,那种感觉,自从自己的人生轨迹发生变化、整体蜕变之后,那种无助的害怕感觉真的很少会产生了。

            害怕死亡?照理来说,他应该已经不怎么害怕这一东西了。

            他渐渐明白,还是害怕失去而已,拿得起,放得下,真的只是很多人对自己的安慰,要想自然而然地做到,真的很难。

            虽然记忆在此时此刻是不工作的,但是他还是非常清晰地知道自己不舍得放弃很多东西,那些东西对他来说很重要,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此。

            他不断寻找着感受到却寻找不到的光亮,但是却一直都寻找不到。

            只是他忽然感觉到了一股暖流涌入心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吐气如?#36857;?#36731;轻地说道:

            “我来了,不算太晚吧?#20426;?br />
            于是,一切便豁然开朗,整个世界都清晰了起来。

            ……

            ……

            缓缓睁开眼睛,光亮的透入让眼睛非常的不适应。

            外面,风和日丽,阳光明媚,一缕一缕的光辉,丝丝入心。

            但是管阔的眸光,还是定定地落在了那个?#35828;?#36523;上,久久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她的眸光本来非常温和,柔得就像是水一样,这是她在从前面?#20113;?#20182;的任何人都不曾有过的。

            但是待到管阔睁开眸子之后,那种柔情便很迅速地消失了,她变得面无表情起来,微微挑了挑?#35813;迹?#26114;起秀首,声音冷淡地说道:

            “你醒得倒挺快。”

            她的故作姿态非常令人觉得不顺心,不过?#19978;?#22905;似乎是忘记了一件事情。

            管阔望向自己的右手。

            她的那一双素手正紧紧地握着他的右手,温暖的感觉,便是从那里传来的。

            她察觉到了管阔的目光,倾城的容颜上闪过点滴潮红,随后便很迅速地想要收回去。

            可是即使重伤这才醒来,管阔的力气却大的可怕,她一时之间居然挣脱不开。

            她的那一双凤目恶狠狠地瞪了过来,声音冰寒刺骨地说道:

            “松手!”

            尽管并算不上凶神恶煞一般,也并没有了那一身极具象征性的鲜红色长裙,但是她此时此刻的样子,那种毋庸置疑的威慑力与无双气质便瞬间回归了。

            但是管阔却还是不肯松手。

            他的意志很坚定,也并没有因为对方救了自己的命而有任何弱势的表现,?#27604;?#20063;绝对没有?#37027;?#20135;生调戏的态度。

            很认真地耍流氓。

            “既然是你自己牵着我的手,现在又为什么摆出一副我非礼你的样子?#20426;?br />
            管阔声音平静地说道。

            “大胆!”

            屋内传来那一位管阔相对熟悉的长流宫宫女的呵斥声,那一?#36824;?#22899;娇躯被气得发抖。

            正是小遥。

            至于那些保护这一位身份尊贵的人物的男人们,是纷纷横眉立目,更有甚者,则是把手都放到?#35828;?#26564;之上。

            尽管那一位现如今已经非同往昔,但是作为守护她的人们,他们还是不愿意让她遭受到任何他们所认为的“玷污”。

            但是他们却谁都不敢作出动作,因为他们都很清楚那个躺在那里的?#19968;?#21644;他们尊敬的那位女子复杂的关系。

            而?#36965;?#37027;一位女子话虽如此,却并没有真的要收拾那个?#19968;?#30340;意向。

            “我看你可怜,你就快要死了,最后给你一点温暖,岂不是很好?#20426;?br />
            她朱唇的唇角微微勾起,显示出一丝戏谑。

            “是挺好的,不过你给我的温暖还不够,再时间长一点吧。”管阔此时此刻的姿态,真的有点像是耍无赖。

            “你不要不识抬举。”她现在并没有任?#25105;?#25226;素手抽回去的迹象,但是威慑却达到了最顶峰。

            于是管阔不得不松开了手。

            沉默,久久的沉默,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如此。

            “你们都出去吧。”末了,李惜芸对着小遥以及北唐之弓等人轻轻说道。

            “可是公主……不,小姐……”小遥蹙着秀?#36857;?#38750;常不情愿以及不放心。

            尤其是刚才那个?#19968;?#36824;在她最尊重的女子身上揩油。

            可是看着李惜芸那毋庸置疑的眼神,她还是将想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其他的强者们还是很不情愿,不过那一位俊美的北唐之弓抱了抱拳,便自顾自地走了,于是那些守护李惜芸的人们,也不得不跟了出去。

            临走之前,小遥恶狠狠地朝着管阔瞪了一眼。

            人全部都走了,于是那种寂静的氛围变得愈发古怪。

            他们谁都没有说话。

            不过他们都在互相看着对方。

            管阔看着她依旧美丽不可方物的容颜,心中再一次涌动起一股很特殊的感觉。

            她没有了那一身鲜红色的长裙,更没有了价值连城的金钗耳坠等首饰,但是依旧保留着那种逼?#35828;?#39640;贵气质,那似乎是一种骨子里的。

            这一次很意外的相遇,居然会是在南吴的金陵大地上,这不得不说,很具有传奇性,?#27604;?#36825;可能只是管阔自己所认为的。

            初次见面时的调侃与?#21543;?#25200;?#20445;?#21487;能只是为了?#35857;?#33258;己的?#37027;欏?br />
            他们两个人现在一个躺着,一个坐着,相互之间也有着一定的距离,但是目光的接触却让他们觉得自己靠得很近。

            许久之后。

            李惜芸微笑了一下,轻声问道:“好看吗?#20426;?br />
            管阔点点头。

            李惜芸移开了目光。

            她垂了垂秀首,红唇微张数次,就像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最终,她还是坦率道:“说真的,我不知道现在应该说什么好。”

            她又看了管阔一眼:

            “话说,男人不是应该主动一点吗?#20426;?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2. 网上德州扑克真钱 幻想中彩票小说 排球规则 三分彩平台 吉林快3杀号技巧 安徽十一选五遗漏 大众六合图库 极速飞艇有假 极速时时彩心得技巧经验 德甲主场积分 正好网黑龙江11选5遗漏5 3d试机号公告区 体彩31选7开走势图 四川金7乐软件下载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彩吧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