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第七卷 6 第1547章:蠟燭不斷熄滅

        目錄:我的貼身狂醫| 作者:乘風而上| 類別:都市言情

            我的貼身狂醫第一卷第1547章蠟燭不斷熄滅所有人的目的都很明確,進入天機路,為的就是機緣,為的就是得到寶貝!

            為此可以不惜一切代價,干掉一個對手,那便可以多一分機會。

            尤其是萬道宗這三個人,分明就是沖著自己來的。

            “三個人都跟那戒靈實力相當,一步邁入化龍境界,實力比我強不少,若是硬碰硬,肯定要吃虧。”

            蘇寒小心翼翼從泥土里鉆出來,見周圍沒有什么危險,這才換了個方向,繼續前行。

            萬道宗特地派三個人來追殺自己,還都是實力比自己高強的,一個不小心,還真有可能隕落在這天機路中,這可不是蘇寒愿意的事情。

            三個一步邁入化龍境界初期的高手,要解決他們,恐怕得廢一番功夫啊。

            蘇寒不傻,不會等到那些家伙圍殺自己,要動手,那就要搶占到先機!

            他心念一動,便立刻超前趕去。

            而與此同時,天機路上,外圍不斷發生爭斗,哪怕只是一些普通的藥草,都能讓人大打出手,殺得紅了眼睛。

            “殺!”

            “過去的仇怨,今日一并在這解決了,殺了他們!”

            “砰!”

            爆炸聲不斷,廝殺就沒有停止過,越是在外圍,似乎人的情緒,就越是容易被影響,不斷放大,讓人很容易便失去理智。

            這山林之中,出現最多的就是一些珍貴的藥材,足以讓那些小宗門的人興奮,可還沒來得急高興,便有人來爭搶,隨之爆發爭斗,死傷不小。

            山林深處,是一片峽谷,此刻峽谷之外的地面上,散落著幾具尸體,鮮血更是流了一地,幾個人身上的衣服凌亂,顯然被收刮了一遍,任何有價值的東西,都已經被搶走了。

            蘇寒剛剛到這,微微皺著眉頭:“這跟土匪有什么區別?甚至比土匪還要惡劣。”

            這天機路一打開,就好似給了所有人,一個合理地情緒宣泄入口,可以合理地掠奪別人,殘殺別人的生命。

            他突然覺得,這天機路似乎有些不對勁。

            “砰!”

            心里正想著,遠處又傳來爆炸聲,又有人在戰斗。

            蘇寒頭也不回,絲毫就不想理會,加快腳步,立刻離開,準備從峽谷中穿越而去。

            天機路外圍,戰斗不斷,死傷更是嚴重。

            與此同時,外頭,天機門外的祭壇上。

            蠟燭不斷熄滅,看著那一根根蠟燭上的火焰熄滅,不少宗門的人臉色都極為難看。

            而到了這個時候,他們也終于感覺到,這次天機路開啟,跟以往完全不同。

            “真有些不對勁。”阿飛也皺起了眉頭,以往進入天機路,不到核心區,根本就不可能出現這樣的事情,這才剛開始沒多久,不至于出現什么天財地寶,引得人如此慘烈地廝殺吧?

            那等到了核心區,出現真正的寶貝,還得了?

            他轉頭看著海獅,海獅卻好似沒有聽到,始終盯著蘇寒的火焰,似乎想確定自己心中的猜測。

            “到底怎么回事,總感覺怪怪的。”阿飛皺眉,看了看周圍,此時蠟燭熄滅的,多是一些小宗門的人,有的甚至全部覆滅,一門幾個弟子,全部身死道消。

            而那些大勢力的弟子,他們的蠟燭都還安然燃燒著,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亮了一些。”

            坐在那,始終盯著蠟燭的喬雨蔓,突然開了口。

            海獅身子一震,認真盯著代表蘇寒的蠟燭:“誰的蠟燭?”

            “不知道是誰的,但剛剛有人的熄滅,就有人的變得亮了一些。”喬雨蔓那雙眼睛,清澈不已,看得十分清楚。

            她剛剛聽到海獅說的話,便開始留意了。

            尤其是有蠟燭熄滅的時候,她更加認真,看著周圍其他蠟燭的變化,果然看到有一根蠟燭,瞬間更亮了一些!

            海獅眸子里光芒閃爍,盯著整個祭壇,額頭上甚至滲透出一絲絲的汗水。

            當看到有一根蠟燭熄滅的瞬間,他的眼神立刻掃視整個祭壇,將其他的蠟燭全部捕捉到視線里,以他的實力,分明可以看到,另一根蠟燭變得明亮了一些!

            “果然如此!”

            海獅忍不住喊道。

            “到底出了什么事?”

            阿飛急忙問道。

            他見海獅情緒有些激動,急忙開口,“這天機路,出了什么問題么?”

            阿飛轉頭看向四周,除了幾個天機門的弟子站在那祭壇之外守著,就再看不到其他人,莫問天不在,黑白兩個使者也沒露面。

            整個天機門,好像突然多了一種古怪的感覺。

            “那些蠟燭就代表著每個進入天機路的青年才俊,熄滅一根,就有一根變得更亮,”海獅壓低聲音,臉上滿是嚴肅,“恐怕變亮的,便是殺死熄滅蠟燭的!”

            他一句話,讓阿飛不禁眼睛都瞪大了,有些不敢相信。

            “什么意思?”

            阿飛盯著海獅,“你是說,殺死一個人,就能讓自己的蠟燭變得更亮?”

            這等于是掠奪,從別人那掠奪更多的光芒過來。

            海獅臉色有些蒼白,此刻眼神已經落在那祭壇之上。

            他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阿飛:“這是規則,這次天機路的規則,我總算明白,為何天命說,這次的天機路跟以往不同,甚至完全猜不透。”

            阿飛就差沒往腦門上用力拍一下了。

            “你說清楚,到底什么意思,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從別人那掠奪,殺死別人,別人的蠟燭熄滅了,自己的光變得更亮,這到底什么意思?”

            “那是蠟燭。”

            海獅沒開口,喬雨蔓看了阿飛一眼,“你還不明白么?”

            阿飛真是要哭了,他明白就不會再繼續問了,他突然感覺,自己的智商,怎么還不如一個丫頭片子。

            他一把扣住自己的紅帽子:“哎喲我的小祖宗,你倒是直接說,我是真不明白!”

            “那些被殺死的人,蠟燭就熄滅了,而殺人的家伙,蠟燭變得更亮了,那就意味著……”

            喬雨蔓的臉色有些發白,眸子里滿是擔心,盯著屬于蘇寒的那根蠟燭,聲音里,都帶著一絲顫抖,“那就意味著,殺人的家伙,蠟燭會燃燒得更快,就算沒被別人殺死,到最后也會燃燒個干凈,后果是什么……誰也不知道。”

            阿飛腦袋嗡的一聲,瞬間明白過來。

            他猛地抬頭,盯著那些蠟燭,似乎才有些恍然。

            人死了,蠟燭便熄滅了,而那些擊殺對方,讓自己蠟燭變得明亮的人,也終究難逃一死?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