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第二卷 第1096章大被同眠

        目錄:最強無敵學生| 作者:五香茶蛋|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吃醋了?”林天笑著問道,詩師吃醋倒是少見,那幽怨的語氣真是聽的人心頭發癢。

            “是啊。”白詩師大大方方的承認,“不過我還很生氣,你就出去了一段日子,說是給如煙爸爸看病的,結果倒好,你這個采花賊把如煙和妙秋的身子都給糟蹋了,而且還不跟我說。要不是我逼著如煙那死丫頭告訴我,到現在我還蒙在鼓里呢。”

            從她的語氣林天可以聽得出,白詩師并沒有真的生氣,只是有些小情緒而已。畢竟以前她可沒少撮合林天和梅如煙。

            “如果我說,我才是被糟蹋的那個你信么?講真的,都是她們用強的。”林天非常儻蕩的說道,臉也不紅,就連心律都沒變。

            事實也是如此啊,不管妙秋還是如煙,都不是自己主動的。

            徐家的女人,都太恐怖了。

            “我信你個鬼!”白詩師舉著手機連翻白眼,“我都聽如煙說了,是你乘人之危!”

            林天愣了愣,然后才反應過來,如煙這丫頭是學壞了,看來下次得好好教訓她了。

            “好了,先不說這事兒,先說說你和江泮蝶談的怎么樣?不過我想應該并不怎么順利,不然你也不至于三陪。”白詩師說道。

            “……”林天無語了好一陣,什么叫三陪?說的好像自己跟個小白臉似的。

            “那你還真猜錯了,談的很成功,只用了不到五分鐘,價格也比預估的低很多,一千八。”

            “哇,那真的是低很多。”白詩師‘嘖嘖’的說道:“我早就說了吧,這事兒讓你去準能成。”

            這事兒不成才怪了。要知道,白詩師派人去聯系江泮蝶的時候,她可是要求公司高層股東的,就差沒直接點林天的名兒了。

            “那談成了,你怎么還陪她玩了一整天,你都好久沒這么陪過我了。”白詩師幽怨的說道。

            林天沉默了好幾秒,最終喉腔里也就憋出三個字:“對不起……”

            “我們之間還需要說什么對不起啊?”白詩師在電話那頭笑道:“等我忙完這一陣,你帶我出去玩吧,我想去有大海的地方。”

            “好。”

            “時間也不早了,早點休息吧,明天我會派人和‘和悅’談相關事宜的。晚安。”

            “晚安。”

            掛斷電話,林天心思也變得有些沉重,他看著車窗外的夜景說道:“師父掉頭,去祥龍大廈。”

            ……

            因為剛才和江泮蝶去喝了酒的原因,林天的身上有酒氣,還有江泮蝶身上的味道。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他還是先到商場里買了套衣服,然后又找了家酒店開了個鐘點房沖了個澡,換上了干凈的衣裳,買上一捧鮮花,這才進了祥龍大廈。

            一路來到白詩師的房間門口,林天敲了敲門。

            不多久,穿著一身白色睡袍的白詩師慵懶的走到門口,打開了房門看見林天的時候,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你怎么來了?”白詩師問道。

            “想你,就來了。”林天將手中的那捧玫瑰花往白詩師手里一送,趁她抱住花的時候,雙臂一張,一下便擁住了她。

            白詩師被他這么突然的舉動給驚到了,一只手拿著花,另一只手卻不知道該往哪兒放。

            記得上次一有男生給她送花,應該是在好幾年前了。自從有了祥龍茶社,哪還有人敢給她送花?

            “壞蛋~”千言萬語,最終說出來的也就這兩個字,她靠在林天身上還能聞到新衣服的清香,格外喜歡這種感覺。

            “詩師,誰啊?”這時,屋內傳來一個聲音,林天頓時一激靈,是梅如煙!

            白詩師抱著林天,面頰羞紅,最終也沒回答。

            梅如煙打開了房間燈光,坐在床上朝外張望了一眼,一眼就望見了林天這個大色狼正抱著白詩師。

            “你怎么來了?”梅如煙問道。

            白詩師從林天的懷中掙扎了出來,捧著花說道:“我告訴他你像他了,然后他就來了,這束花是送你的,不過我挺喜歡,就先抱著了。”

            梅如煙翻了個白眼。“騙鬼呢?”

            她穿起了拖鞋,朝著門外走去,一邊說道:“我回房間睡了,就先不打擾你們了。”

            林天臉上掛著一臉的笑意,他并不知道梅如煙怎么會在這個房間的,或許是閨蜜之間有悄悄話要講,亦或許是抱著睡比較暖。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林天一手摟著白詩師的柳腰,一手擁著梅如煙的香肩,心情激蕩的說:“誰都不許走,今天一起睡!”

            大被同眠啊,一邊是美嬌娘,一邊是冰山美人。多少男人夢寐以求的生活?

            “呸!你想的美!”

            “去死!”

            兩個千嬌百媚的大美人同時間說道。

            人的思維簡直是太奇怪了,她們都愿意和林天睡在一張床上,也愿意彼此在床上說悄悄話,就如剛才那樣。可三人一起睡,她們就不樂意了。

            “現在想跑也跑不了了,我保證,只是睡覺!”林天說道。

            兩女還想反抗,奈何根本掙脫不了林天的懷抱,就這么被他半擁半抱的,一起拐上了床。

            這張床并不大,一個人躺寬敞,兩個人躺剛剛好,三個人就顯得有些擠了,被子都蓋不全。

            林天就躺在兩人中間,聽著一左一右兩人的呼吸聲,心情那叫一個激動。他覺得自己是不是應該做點什么?

            “快把手拿回去。”白詩師小聲的說道,她此時的心跳已經有些超速了,這種環境實在太令人難為情了。還有這個混蛋,說好只是睡覺什么都不干呢,一只咸豬手到處亂摸。

            梅如煙也是如此,她用兩只手死死的按住林天的手掌,閨蜜也在床上,可不能讓這個混蛋占了便宜。

            林天則是滿臉的笑意,這種事兒,一回生二回熟,第一次緊張在所難免,以后習慣了,那就變成日常了……那畫面林天光是想想都覺得有些受不了。

            兩女被林天折騰了一晚上,一點睡意都沒有,到了半夜,困得不行了,這才迷迷糊糊的趴在林天懷里睡著。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