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听见下雨的声音 第二六一章 消失的40年

        目录:撕天纪| 作者:寻雾者| 类别:武侠修真

            “嗯!?”老妇惊讶地看着赵乾坤,“你……你为何会知道那个名字?”

            “你真是小金莲!?”赵乾坤难以置信,“你看看我,还认得出来吗?”

            ?#36824;?#35828;完他就摇摇头“真是的,我这是怎么了,你当年才6岁,怎么可能还记得我的样子。”

            “你是……小赵哥哥的儿子吗?”甄金莲试着问道,“50年了,我幼年时的记忆早就模糊,但总觉得你有点眼熟,为什么你会知道小赵哥哥的名字?”

            赵乾坤静下心来,看着甄金莲道“我就是赵乾坤。”

            “怎么可能,”甄金莲失笑,“你耍我老太婆呢?小赵哥哥49年前离开这里,如今就算活着也60多岁了,怎么可能像你这么年轻?”

            “49年前!”这个数字令得赵乾坤和姜吟雪脸色一变。

            虽然早就猜到了一些,但真正从甄金莲口中听到这个消息时,还是很难相信。

            “我走了……49年?”赵乾坤陷入了?#20102;肌?br />
            甄金莲的年龄不是作假,他为定胎境的神仙,神识一扫就能知道她的真?#30340;?#40836;。

            也就是说,她说的话并非是假。

            怪不得他在进入青楼前会感觉到有违和感了,现在回想起来,就是因为太旧了啊!

            离开9年,房子变旧了一些可以理解,所以他一开始也就忽略了。直到现在回想起来,那根本不是9年能老化的程度,而是足足49年!

            这中间的40年究竟去哪儿了?

            他又是在什么时候丢失的那40年?

            这太离奇了,若不是赵乾坤和姜吟雪层次够高,根本不可能想得到这种事。

            为了确认这个猜测,赵乾坤接着对甄金莲道“我没有骗你,我就是赵乾坤,我记得你当年刚?#31456;?#36827;来的时候偷学官娘跳舞,要被一群ji)女抓起来打,是我救了你,?#19968;?#20599;过苏小卿的豆给你吃,如果你还记得的话,我给你豆的时候说过一句话……”

            “真倒霉,是甜的,丢了怪可惜的,给你吧。”

            “真倒霉,是甜的,丢了怪可惜的,给你吧。”

            甄金莲和赵乾坤异口同声地说出了这句话。“你……你真是小赵哥哥?”她眼中泛起了泪光。

            赵乾坤上前握住了她的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两人中间错开了40年,但他还是非常高兴能够见到故人。

            一旁的老鸨都看傻了“什么?怎么回事?我怎么听不懂了?”

            为什么55岁的甄金莲要喊赵乾坤哥哥?这个看起来顶多才20岁的小帅哥怎么会成她哥哥的?难道是什么特殊玩法吗?

            姜吟雪这时候走到老鸨边,对她道“你可以回去了,记得把那个程书禹带来。”

            “哦,好的好的。”无论如何,有钱就是大爷。既然两人出了那么大一?#26159;?#22905;自然唯命是从。

            老鸨离开了,赵乾坤拉着甄金莲进了院子。

            两人聊起了童年的事。因为甄金莲当年年纪还很小,记不清太多的事,所以多数都是赵乾坤在说。偶尔有几件她记忆深刻的,便插?#22919;洹?br />
            即便是这样,两个人还是沉浸在了回忆当?#23567;?br />
            “是么?原来小赵哥哥你成神仙了,怪不得还是这么年轻。”虽然是凡?#32781;?#20294;甄金莲还是知道这世上有神仙的,所以并没有太吃惊。只是有些感慨,昔的少年,如今竟封神成仙,实在是超乎想像。

            赵乾坤道“虽然我62岁的时候确实还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但我现在却并非62,而是切切实实的22岁,在我的记忆里,我离开墨冬城只有9年而已,但是这次回来,却得知这里已经过去了49年,这太奇怪了,你能跟我说说我走之后发生的事吗?”

            甄金莲虽然不是很相信他的这个说法,但毕竟赵乾坤?#25925;?#20102;一些手段,她也就?#20204;?#19968;说了。

            “你走后,楼里的生意渐渐地变差了,绿珠姑娘写不出新曲,官娘姑娘编不出新舞……仿佛所有盛名在外的姐姐们一下子都失去了她们赖以生存的能力,如此这般,那些公子、大人便来得越来越少,最后直接就不来了。”

            “姐姐们受此打击,有的干脆赎从良,有的则留下继续做着皮生意,我那时候年幼,也没有能力离开,自然留在了这里,后来顺理成章地也成了一名ji)女,运气好做到了头牌,然后年纪大了便当了老鸨,再大些就离了青楼独自一人出来过子了。”

            “是嘛,你小时候就说要当头牌,结果还真的做到了呀。”赵乾坤感慨道。

            甄金莲笑了笑“我说过要让男人们拜倒在我裙下的,那时候我是真的做到了,所以感觉这辈子有这么一?#25105;?#31639;是值了。”

            赵乾坤却忽然严肃了下来“那么,你能告诉我你现在为什么一个人吗?你弟弟呢?”

            她当年可是为了养弟弟才卖的,就算那些恩客因为她年老色衰不搭理她了,但她弟弟总是不能?#36824;?#22905;的吧?

            很难想像,一个曾经是头牌花魁的女?#32781;?#24180;老了居然要住在这么个破落院子里。

            甄金莲笑了笑“他40年前考中举?#32781;?#21435;做官了,我不能连累他,所以这些年来都没有和他联系过。”

            咔!

            一只她刚刚拿出来给赵乾坤泡茶的被子被捏得粉碎,赵乾坤随即便?#20174;?#36807;来,随手一抹,杯子便恢复了原状。

            “原来如?#32781;?#20182;对甄金莲道,“你最近的生活过得可还好?我有一?#20540;?#22914;今乃是夜冥国的?#23454;郟?#19981;如带你去那里好好享福吧。”

            甄金莲看着那恢复原状的杯子,笑着摇了摇头“谢谢你了,赵哥哥,你果然已经与我是两个世界的人了,?#36824;?#25105;这大半辈子都是在青楼里渡过的,它承载了我人生最美好的回忆,我不想离开它,这样就好,能老死在青楼边上,也算是我落?#35910;?#26681;了。”

            赵乾坤叹了口气,?#31449;?#26159;仙凡有别。凡人一生何其短暂,但?#31449;?#36824;是有意义的。

            甄金莲从小就?#19981;?#38738;楼,长大了成为花魁,现在老了,也想死在这里,这大概就是她的宿命吧。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