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第一卷 通冥境 第两百五十七章 熟悉气息?

        目录:不灭通天| 作者:以狼| 类别:散文诗词

            罗松停下身,神『色』惊异地看着某个方向。

            此处石?#20013;?#31354;,弥漫着绿『色』荧光,但罗松眼神所看的方向,居然有一道刺眼的红光在?#20102;福?#30475;上去颇为显眼,并且从那个方向,传来一股颇为奇异的气息,这才是吸引罗松的地方。

            “这种气息有点熟悉,像是之前感受过,但就是......”

            罗松喃喃自语,他不能确定这股气息,但能够肯定的是,这股莫名的气息他曾经感受过,并且他越是靠近那个地方,心中的熟悉感便越是强烈。

            等等!

            突然,罗松一下子警醒了过来,眼神也变?#20204;?#26126;起来,一滴冷汗自他的额间慢慢地流下,他心中震惊的同时,更是思绪飞转,不断地回想着之前的一?#23567;?br />
            仅仅是熟悉的气息,绝不可能让他感到这般激动,贸然靠近一个未知的地域,更何况这股气息虽然熟悉,但他并不能确定到底是好是坏,可他偏偏如同着魔一般地接近那个地方。

            这很不正常,完全不是他平日里的他,似乎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影响着他的心,并且就算是此刻警醒过来,他也没有从这股熟悉额气息中,感觉到一丝一毫的危险之?#23567;?br />
            这很反常,但反常中却没有一点异常,这不得不让罗松谨慎以待。

            正是因为正常的有些不像话,这才让罗松感觉到反常,事出反常必有妖,更何况是这样看不出反常的正常。

            罗松暗中施展灵魂攻击,将自己的识海笼罩住,形成一个无形的保护层,时刻警惕那无形的力量诱导自己。

            他神『色』阴晴不定,心中思量着要不要前去查探,毕竟如此诡异的事情,若不弄个明白,他心中多少会有些不甘。

            过了好一会儿,罗松眼中闪过一道坚定之『色』。

            他转身就走,不再去管那红『色』之光,以及让他感觉到熟悉的气息。

            富贵险中求没错,但有时没有必要的险,根本不值得去冒,更何况刚刚太过反常,让他心中泛起了不安的感觉,而他的目的并不是那里,而是之前发生动静的根源之地。

            绿幽幽的石林之中,罗松如化作一?#36153;?#35961;,身形快速地移动着,朝着某个方向飞奔而去。

            罗松不知道的是,在他转身离去没多久,那红『色』之光逐渐消失,被石林中的绿幽荧光所取代。

            而在石林深处,一道幽幽的声音响起,似是很悠长而又宏大,但飞奔在石林中的罗松?#21050;?#19981;到。

            “没有来,看来这一次失策了,只能等下一次了,?#19978;?#21834;......”

            声音幽幽,若是让人听到,绝对会让?#28865;?#21040;?#22909;?#39592;悚然,这声音就好像是从九幽地狱发出,令整个石林都充满了诡异,但随着声音的逐渐消失,这个诡异的感觉也随之消失。

            飞奔中的罗松,隐约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的不安,也在这一刻烟消云散,这让他感到很奇怪,想了半天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最后只能将之当做自己的错觉,暗道可能是自己多虑了。

            并且,如今他也不想去多想什么,尽快赶往之前震颤发生的目的地才是最重要的。

            罗松一路飞奔,穿行在石林之中,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石林深处存在有一头头石兽,虽说它们的修为不是很强,最强的也就气虚境初期的要想,根本破不开他的肉身防御。

            然而,这些石兽数量之多,简直多得数不清,一旦被它们包围起来,一锤锤轰砸下来,数量与时间一旦拖长,纵使是他也都会为之受伤。

            受?#35828;?#26159;其?#21361;?#27605;竟他可不是什么?#23601;?#20154;,自然会闪躲那些攻击,可若是那样的话,会耽误他不少的时间,说不定会被后方的九?#28865;?#36214;上,那?#27492;?#20043;前的一切优势都白费了。

            一想到这里,罗松不惜施展秘术,身形宛如鬼魅般,在黑夜中不断地闪动穿行,那些迟钝的石兽完全跟不?#19979;?#26494;的速度。

            每当它们?#20174;?#36807;来后,罗松早就出现在数百米之外,这让石兽对罗松构不成什么威胁。

            只是这样施展秘术,很是消耗灵气,但为了尽快穿过石林,罗松不得不这样,否则一旦被石兽群给缠上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整整半个时辰,罗松才穿过石兽群气息的领域。

            期间虽然也有气虚境的石兽攻击他,并且追着他奔跑了很远的距离,但最后还是被他一一灭杀掉,大体上将还算顺利。

            而在离开石兽栖息的领域之后,罗松发现原本粗细不一的石柱,在这之后居然变得很是均匀,就好像不是天然形成,乃是认为创造出。

            阵法?

            这是罗松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不过任他怎么查探,都没有发现周围有任何阵法的踪迹与波动,这让他感到十分疑『惑』。

            不过,疑『惑?#36824;?#30097;『惑』,罗松还是飞奔?#19979;貳?br />
            他一边?#19979;?#19968;边想,不知不觉中竟出了石林范围,这让他感到很是惊异,不禁停下身,看着身后的石林看了很长时间。

            “想?#20174;?#35813;是我多虑了。”罗松自语喃喃。

            旋即,他转身再次飞奔,不过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一块中品灵石,一边?#19979;?#19968;边炼化灵石内的灵气,用以补充之前施展身法秘术所消耗的灵力。

            在这么一个充满诡异的传承之地,任何时候都得保持最强状态,否则很有可能被突然出现的危险所打败,后果不用多说什么,自然是一个‘死’的结果。

            离开石林之后,没过多久罗松便来到一片沼泽。

            这片沼泽并不是很大,罗松只花了两炷香的时间便通过了。

            不过在通过沼泽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怪异的事情,那就是在通过沼泽时,自沼泽下挥发出的沼气,能?#39749;?#20462;?#21051;?#20869;的灵力,于无形之中化作封印,将修?#21051;?#20869;的灵力死死封住。

            若是若是没有特殊手?#21361;?#21448;或是宝物护体,一般修士来到这里,恐怕要不了十几息的时间,就有可能变成一个凡人,体内的灵力根本使不上一丝一毫。

            对于罗松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在体内的灵力被封印之后,他还有?#30475;?#30340;肉身作为后盾,而对于后方的九人来说,沼泽内的沼气简?#26412;?#26159;噩梦一般的存在。

            如此一来,这片沼泽倒是帮了他一个大忙,至于能为难后方九人多长时间,那就要看九?#28865;?#33258;的本事了。

            而就在罗松穿过沼泽的同时,后方龙游等九人,已出现在当初的岔路口处。

            面对两个岔路口,九人一下子就有了分歧。

            有人认为是左边的路口,自然有人认为是右边的路口,争论了半天都没有结果。

            最后,九人分为两个小队,四人走左边的路口,另外五人则走右边的路口。

            而因为众人相互间?#21152;?#31169;心,在分开走的时候,并没有约定什么发信号的方式,确定岔路口的正确『性』,就这样分开了。

            四人一队的走左边的岔路口,自然走的是正确的,正是当初二皇子所选择的岔路口,也是皇室地图上标记的正确路段之一,四人之中赫然就有无二!

            起初,无二也认为右边是正确的,知道他看到左边岔路口,一块大石上面,有不是很明显的特殊标记时,他?#22868;?#36873;择了左边的岔路在,这让选择右边岔路口的五?#28865;?#21040;很是奇怪。

            但五人一再坚持右边,自然不会去选择左边,也就没有去管无二,转身便走进了右边岔路的黑暗之?#23567;?br />
            无二混迹在四人之中,他表面上看上去没有什么,但心中其实早就翻起滔天巨浪。

            原因无他,一切都是因为那块大石上的特殊标记。

            尽管他被逐出皇室,?#35753;?#26377;皇室的身份,也不配拥有皇室的姓氏,但他曾经毕竟是皇室一?#20445;?#20307;内流淌的是皇?#24050;?#33033;,对于皇室内的一些事情还是很清楚的,就比如大石上的特殊标记。

            那是皇室独有的标记,也只有皇室之人能够看得懂。

            从大石上的标记来看,这标记应该是新刻的,也就派出了以往皇室成员刻下的,而既然是新刻的皇室标记,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道理。

            皇室有人进来了!

            不仅如此,能在这里刻下标记之人,绝对比他们九人提前,至于是否比罗松还要提前,这个无二就不得而知了。

            但从皇室的形式风格来看,那人进入传承之地的时间,有很大可能比罗松还要提前。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思考皇室谁人提前进?#35789;保?#26080;二脑海中直接浮现出一个身影——太鸣!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个猜测因何而来,又或者说是内心深处的第一?#20174;Γ?#24182;?#20197;?#24819;越觉得可能。

            皇室图谋传承之地甚久,这一点他还是知晓的,但至于图谋的是什么东西,他即便不知道,但从皇室?#30475;?#24320;启传承之地的态度来看,皇室所图谋的东西绝?#38405;?#22825;。

            而皇室要想图谋成功,就必须得派一个修为不超过噬丹境,但比任何气虚境修士都要?#30475;?#30340;存在。

            天骄在皇室内?#30475;?#26377;人在,但要满足在气虚境无敌之人,那就只有二皇子太鸣一人了!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2. wta网球比分 福彩快乐彩 福彩快乐十分 30选5开奖结果二等奖 五子棋蓝牙对战版 天津时时彩几点开始 泰安福彩中心 机密彩经一码中特 2019最新六合图库资料 福建快三走势图一定 甘肃泳坛夺金开奖查询 11选5拖胆表 吉林时时彩购买 爱彩乐安徽11选5 2o8香港内部透码图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