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第一卷 通冥境 第两百七十章 千轮剑

        目录:不灭通天| 作者:以狼| 类别:散文诗词

            洞府之中,罗松盘坐在破旧的蒲团之上,整个?#35828;?#21160;作以及神态,仍旧保持着坐下时的模样。

            洞府内静默无声,就好像从这座洞府存在之初,便是这般死寂地吓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原本呆滞得如同石雕的罗松,整个人猛地颤了一下,跟着身体一软,无论是神态还是身体,都恢复了正常,眼神内闪过一抹精量的眸光。

            罗松并没有站起来,而是继续盘膝坐在蒲团上,闭上双眼,像是在调息一样,又像是在感应着什么。

            呼~

            片刻过后,当他睁开双眼,深呼出一口浊气后,整个人有显得很平淡,但其眼中的激动之『色』,却完全是压抑不住的流『露』出来。

            他低眼看着身下的蒲团,在坐?#36718;?#21069;,他完全想不到这蒲团,居然有这般的逆天功效,对于他来说,比之前任何一次造化都要强。

            原因无他,?#25512;?#20182;坐在这个蒲团上,意识与灵魂力量进入那神秘的白净空间,在?#21069;?#20928;空间之中,他得灵魂力量凝聚成一颗灵魂珠,这可以说是万古都难得一遇的逆天造化。

            此时他内视,识海深处除了?#20102;?#30340;奇龙魂之外,在奇龙魂的上空,还悬浮着一颗龙眼般大小的青『色?#36824;?#29664;,赫然就是他在白净空间之?#20445;?#20854;灵魂力量凝炼成的灵魂珠。

            如今他的灵魂力量,甚至说他的魂魄,都凝聚在这颗灵魂珠之?#23567;?br />
            如果将一般修士的灵魂,比作是一块普通的石头,那么凝炼?#38378;?#39746;珠的罗松,其灵魂便是坚不可摧的金刚石,除非是比他?#30475;?#24456;多的灵魂力量以及攻击,否则根本撼动不了他的灵魂。

            他如今的灵魂力量,虽没有达到噬丹境层次,但绝对比半步噬丹境强者要强,而因为灵魂珠的原因,就算是那些噬丹境强者,对他施展魂魄类的摄魂攻击,基本上影响不到他丝毫。

            他的灵魂力量虽然比噬丹境修士若,但灵魂层面却是与化神境存在一般无二,这也就是他如今灵魂层面,?#30475;?#21040;变态的原因之一。

            不过,有一个缺陷的是,凭他如今的修为,无论怎么感应或是调动灵魂珠,也不能以灵魂珠为源,施展灵魂攻击对敌,但他的意识可以进入奇龙魂,借助奇龙魂施展灵魂攻击,这是让他感到很无奈地事。

            因为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他要施展灵魂攻击,就必须入主奇龙魂,在奇龙魂的状态下施展灵魂攻击,灵魂力量的消耗速度,远比一般情况下要多。

            以前还有的选择,可如今却没等选,只能入主奇龙魂施展灵魂攻击。

            出现这种情况,他隐约能够猜到什么原因,那就是他的凝聚出灵魂珠,以他目前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掌握这?#38378;?#37327;,就好像?#30475;?#30340;力量被封印了一样。

            或许等到他的修为,达到噬丹境的时候,兴许能够调动识海中的灵魂珠,到那时他的灵魂攻击有多么?#30475;螅?#23601;连他?#32422;?#24656;怕都不敢相信。

            他又尝试了很多次,但结果还是一样,最后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意识便退出了识海空间,跟着睁开了双眼。

            旋即,他站起身来之后,?#22836;?#20986;神识将这蒲团包裹住,可无论他怎么查?#21073;?#36825;蒲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21073;?#23601;好像只是一件普通之物,对于这个结果他自然是不相信的。

            他面『露』沉『吟』之『色』,顺手就将蒲团收入进储物手镯中,等离开这传承之地后,他再好好研究这个蒲团。

            因为如果能参透这蒲团的秘密,一旦他的修为实力达?#21073;?#26085;后灵魂力量的提升也?#25237;?#20102;一分保障。

            将蒲团一事压下后,罗松的目光又落在石桌石椅上,怀着慢慢地期待,他跨步便走到了石桌石椅边上,伸手就?#22909;?#21040;了石桌上,其眼中顿时流『露』出异『色』。

            跟着,他直接坐在石椅上,但什?#35789;?#24773;都没发生,但他并没有流『露』出失望之『色』,心中暗道一声果然。

            那蒲团造化,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如果洞府内的石桌石?#25105;?#26159;这样,那这座洞府岂不是逆天了?

            念及于此,罗松苦笑地摇了摇头,暗道?#32422;?#36824;是太贪心了,要不然也不会这样,迫不及待地检查石桌石椅,但结果却是一无所获,这?#20174;?#26159;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

            造化机缘这种东西,又不是市集上随处可见的大白菜,一切都讲究一个‘缘’字。

            罗松轻轻抚?#22909;?#30707;桌,刚准备收回手,掌心却在石桌上,感受到了什么,这让他的目光一下子又集中在石桌上,隐约看到在这满是灰尘的石桌桌面上,似乎又什么东西刻印在上面。

            罗松当即大袖一挥,石桌上的灰尘全然散去,一副繁复的石刻图,以及密密麻麻地上古文字出现在他的视野之?#23567;?br />
            此?#20445;?#32599;松死死地盯着桌面,甚至生怕?#24597;?#20102;什么,急忙?#22836;?#20986;神识,想要将这副石刻图,以及上面的上古文字记住,烙印在识海之?#23567;?br />
            然而,当他的神识刚一接触石桌桌面,立马就被一股神秘地力量弹了回去,这让他顿时睁大了双眼,不信邪地继续以神识查探。

            不管他怎?#35789;裕?#26368;终的结果都是神识被探飞,根本查探不了分毫,只能以肉眼进行观看。

            对于这一情况,罗松心中虽很疑『惑』,但他并没有想太多,而是继续看着石桌桌面上的石刻图,以及一旁的上古文字。

            起初,罗松满脸的疑『惑』,像是看不懂石桌上的石刻,但随着他一边看石刻,一边看旁边的上古文字,他终于了解到这桌面上的石刻到底是什么,其神『色』瞬间又变得震撼无比。

            这副石刻上记载的,乃是一件法宝的炼制之法,并?#19968;?#26159;上古赫赫有名的千轮剑的炼制之法。

            千轮剑在上古年间,?#24378;?#26159;公认的十**宝之一,一旦炼制出来并持有他,在同阶修士之中,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

            当初在秘境之?#20445;?#32599;松曾斩杀一名血煞宗修士,从那血煞宗修士的储物袋中,他发现了一本记载有上古各种法宝的古籍,其上就有对千轮剑的描述。

            根据当初看到的古籍,再加上眼前石刻上的图解,他已经能基本确定,这石刻上记载的,的确是赫赫有名的千轮剑炼制之法。

            且不说千轮剑的炼制之法,光是千轮剑的名头,就能镇住无数无数妖魔宵小的绝世法宝。

            正如其名一样,千轮剑乃是由千柄灵剑构成的法宝。

            ?#27604;唬?#24182;不是随便一柄剑,就能成为千轮剑的子剑之一,真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只是山寨版的千轮剑,威力不及千轮剑的千分之一。

            要炼制千轮剑,就必须先炼制千轮剑子剑,而这些子剑的炼制手法以及材料十分讲究,因为子剑就是构成千轮剑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一部分,自然也马虎不得。

            在上古年间,千轮剑的炼制之法也并非唯一,相反,千轮剑也分很多种,至于谁若谁强,这样看千轮剑子剑的炼制材料、手法,以及最终融合成千轮剑的手段决定。

            尽管罗松不知道千轮剑的炼制之法,究竟有多少种,但?#26412;?#21578;诉他,眼前的这石刻上记载的千轮剑炼制之法,就算是放在上古时期,也是众多千轮剑靠前的炼制之法。

            他努力地压下心中的激动,尽可能地平复心绪,跟着继续看石刻上的炼制之法。

            只是这千轮剑的炼制之法太过繁杂,即便罗松强行几记下,?#19981;?#26159;有许多细节地方?#24597;?#36825;些细节东西,若是在炼制的时候发生,绝对是影响炼制千轮剑,甚至根本炼制不出千轮剑。

            奈何神识被阻隔,他不能以神识将石刻烙印在识海中,?#21738;?#19981;断急转,最后才一拍额头,暗道?#32422;赫?#30340;是糊涂了。

            他连忙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一块空白的玉简,一边看着石桌上的石刻,一边对照着石刻,一笔一划地勾勒进玉简之?#23567;?br />
            既然神识不能查?#21073;?#32780;肉眼能?#24674;?#25509;观看,想要强行记忆,一时半会儿记不下,将之对照着石刻记录在玉简中,这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办法。

            不过,就算是记录进玉简中,也绝不是一个简单的活儿。

            因为石刻图很反复,甚至上面的某一笔,若不是仔细观察,都发现不了在这一笔中,包含有很多的细节处理,一旦没?#26032;?#36275;细节标准,对千轮剑的成型绝对是致命的影响。

            整整两个时辰的时间,罗松一直都在对照着石刻,将之刻画进玉简之?#23567;?br />
            不知不觉中,他的额头上已是大汗淋漓,神『色』间也显『露』出疲惫之『色』,如此不停歇的对照着刻?#21152;?#31616;,对心神的消耗是很大的。

            尽管心神消耗巨大,疲累敢也如浪?#25788;薄?#33324;,时不时地席卷他的全身,但他还是咬着录刻千轮剑炼制之法。

            在看到石桌上这千轮剑炼制之法的那一刻,罗松心中就已经坐了决定,不管这千轮剑有多么难炼制,不惜一切代价,他都要将千轮剑炼制成功!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2. 永久固定公式规律出肖 竞彩比分 彩票开奖结果 彩票3d怎么买 31选7开奖结果查询 四川金7乐开奖历史 北京pk10彩票官网 必发指数爱彩 中原风采22选5最新开奖号 性感美女真人游戏 内蒙福彩快三开奖 彩票中奖后国家如何征税 波叔一波中特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 海南4十1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