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第一卷 通冥境 第两百七十一章 意识到

        目录:不灭通天| 作者:以狼| 类别:散文诗词

            将千轮剑炼制之法记下来之后,罗松就将额头上的玉简收了起来。

            沉吟片刻后,他准备将石桌石椅收起来,可问题是他的神识一旦接触石桌,便会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弹开,这样一来他无法将石桌收进储物手镯,或是空间戒指之?#23567;?br />
            莫非要我一直扛着不成?

            罗松心中暗想道,不过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里刚浮现,就被他给否决掉。

            且不说在此之后,他会遇到各种危险,单单扛着这石桌,就太引人注意,纵使在传承之地无恙,可一旦出了传承之地,他扛着石桌必然会被其他人截胡,到时候只会给他人徒做嫁衣。

            想来想去,罗松仍?#19978;?#19981;出一个有效的办法,这让他顿时苦恼起来。

            嗯?

            突然,他的脑海中划过一道闪光,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惊疑不定地盯着石桌,目光?#28860;?#38544;约流露出犹豫之色。

            不论是死城所在的空间,还是那条九幽阴河空间,亦或是现在这个奇怪的洞府,都被囊括在一个更大的空间之中,而这些空间之间有一条无形的联系,那就是……

            上古阴阳祭祀文!

            之前经历的种种,让罗松已经意识到,铭刻在两扇石门上的上古祭祀文,对于石门后的空间,乃是一把钥匙,一把能解开各个空间些许秘密的钥匙。

            只不过?#30475;文?#24565;诵上古阴阳祭祀文,都会发生一些奇异的事,是好是坏根本无法掌控,正因为如此,罗松即便有所怀疑,也不敢贸然念诵出来。

            思量片刻,他转眼看向一旁的两个石椅,神识?#22836;?#20986;后,一下子就将它们收入储物手镯中,这倒是让他颇感意外。

            不过他转念一想,两个石椅并不像石桌,以及之前的蒲团一样,有特殊的秘密,想来很有可能就是普通之物,这才能被他轻松地收起来。

            ?#27604;唬?#19981;管石椅是否特殊,既然是与这石桌配套的东西,若是如此放过,任谁都不会甘心与如此。

            罗松又看着石桌片刻,缓缓地退后几?#21073;?#21462;出之前收起来的破旧蒲团,盘膝坐下,再也没有任何犹豫,口中开始念诵上古阴阳祭祀文。

            他有种莫名地?#26412;酰?#22914;果想炼制千轮剑,就必须要这石桌相助,至于具体为什么,他?#32422;?#20063;说不上来。

            就在罗松这边,念诵上古阴阳祭祀文时,深谷之底的九人,已然通过了禁灵沼泽,只是每个人都很狼狈,显然在通过禁灵沼泽的时候,过程应该相当曲折。

            尽管他们已通过禁灵沼泽,但一想到在过程中,所遭遇到的各种危险,他们光想想都觉得心有余悸。有一种劫后重生的感觉。

            如果可以再选择一?#21361;?#24656;怕九人之中,多半会掉头就走,宁可放弃那所谓的造化,也不想在暂时失去修为,变成一个普通人,被各种妖兽以及凶兽追杀。

            甚至就连沼泽内的?#25215;?#26893;物,都对他们下手,如果不是众人?#21152;?#20123;手?#21361;?#19968;直保留家族长辈的东西,九?#35828;?#32467;果绝对是团灭。

            毕竟,他们不是二皇子太鸣和罗松,一来没有地图,能巧妙地绕过禁灵沼泽,二来也不是炼体修士,一旦进入禁灵沼泽,一身修为被封禁,变成一个普通的凡人。

            一想到在通过禁灵沼泽,那段没有修为的日子,九人简直都要仰天长啸,也正是因为如此,也坚定了他们夺取最终造化的决心。

            他们经历了如此多的苦难,不说那最终的造化,单单若是得不到其他的造化,他们恐怕会死得吐血,甚至怀疑?#26494;?#30340;心?#21152;小?br />
            通过禁灵沼泽之后,众?#26494;?#20316;休整,?#25351;?#20102;一些体力之后,就开始马不停蹄的继续前?#23567;?br />
            经历过禁灵沼泽,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走在他们前面的罗松,当初在通过禁灵沼泽的时候,是有多么轻松。

            毕竟,罗松乃是炼体修士,更是气虚境的炼体修士,即便禁灵沼泽之中,存在有各种妖兽凶兽,以及嗜血的植物,但基本上都是些聚气境存在,最?#30475;?#30340;也只是气虚境初期修为,对于罗松来说简直如履平地。

            正是因为如此,令他们更加清楚,罗松领先他们已经不是一天的时间了,甚至如今的罗松,有可能已经到达了造化之地,正在尝试获取各种造化。

            他们经历了那多苦难,自然谁都不想这种事发生,就算是到最后得不到造化,造化全都被罗松一个人?#21152;校?#20061;人?#19981;?#32852;合起来,一起镇压罗松,这是他们共同的决定。

            “诸位,或许走在我等前面的,除了罗松之外,应该还有另外一个人。”无二突然开口道。

            此言一出,顿时引来其他八?#35828;哪?#20809;,无一例外,全都震惊地看着无二,显然都没有料到,无二会说出这样的话,也想不通除了罗松之外,还有谁会走在他们前面。

            “无二道友,你此言是什么意思,且不说除了罗松之外,有人还走在我们前面,单说你为何就知道前面还有人?”一个阴面中年人问道。

            无二轻笑一声,跟着摇了摇头,说道:“这里是什么地?#21073;?#35832;位难道就没有?#38505;?#30340;想过,就真的只是我等十人进来吗?”

            “这里是皇室传承之地,只有打进前十之人,才有资格进入,怎么可能还会有......”

            ?#22351;?#38452;面中年人将话说完,忽然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其神色骤然大变,满脸震惊地盯着无二,至于其他人亦是如此。

            在场之人,没有哪一个是愚笨之人,相反还个个精明如狐,只因为是罗松在前,先入为主的观念让他们没有意识到,这里是皇室传承之地。

            传承之?#21073;?#38383;入前十之人,就有资格进入传承之地,但谁又曾想过,在这皇室传承之地,皇室?#21046;?#20250;不派人进来,并且看样子那人比任何人都要提前进入,包括罗松也不例外。

            而拥有气虚境修为,并?#19968;?#33021;进入传承之地的皇室成?#20445;?#24819;来有很多,但最有资格进入之人,恐怕还是那位传奇的二皇子太鸣。

            “无二道友,你是如何知道皇室之人进入这里,莫非......”

            “没从,一路上我看到过很多皇室印记,并且那些印记都还是新的,想来应该是刚刻上去不久,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说明问题。”无二开口说道。

            众人看着无二,每个?#26494;?#33394;凝重。

            如果真像无二说的那样,那最终造化,很有可能早就被二皇子太鸣取到,他们从进入传承之地,到现在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一想到这里,众人心中顿时怨愤不甘,个个浑身气息陡变,像是随时?#21152;?#21487;能暴走。

            “诸位不用太过担心,这皇室传承之地存在久远,如果最终造化是那般轻易能够获得,这皇室传承之地早就不复存在,焉有我等进入这里的机会。”

            闻言,众人面面相觑,相互间点?#35828;?#22836;,全都同意无二的观点。

            没错,如果最终造化真的那么容易取到,这皇室传承之地,又怎么可能一直?#26377;两瘢?#36824;在对外开放,而唯一能解释这一点的,那就是皇室依旧没能取得那最终造化。

            纵使二皇子天纵奇才,并且比他们提前进入传承之地,但要想取得那最终造化,绝对要耗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才?#23567;?br />
            这对于众人来说是一个机会,如果他们及?#22791;?#21040;,甚至能从对方手中,夺下造化。

            而一旦夺得造化,在这传承之地藏蔽下来,等待传承之地的结束,所有?#35828;?#35760;忆都会被抹去,到时候唯有获得造化之?#35828;?#30410;,并?#19968;?#19981;会被其他人所知晓。

            “那还等什么,我等赶紧?#19979;罰?#19968;定要赶在二皇子之前,夺下夺下最终造化才是!”也不知是谁大叫一声。

            顿时,九人一起朝前方赶去,全然不顾体内还没?#25351;?#30340;灵力。

            与此同时,某个神秘的山谷之前,二皇子太鸣出手利落,将一群三眼凶豺都解决掉,四周血腥一片,但太鸣却毫不在意。

            他朝着前方的山谷看了一会儿,翻手就将一块玉简贴在额头上。

            片刻后,当他睁开双眼时,一双黑眸中闪过一抹惊喜之色,言语中带着兴奋,自语道:“没错了,只要进入这片山谷,并穿过山脉之阻,就等到达那最终传承之地,那传承之石......”

            将玉简收起后,太鸣整个人像是一头?#21592;?#30452;接冲如今山谷之?#23567;?br />
            在太鸣冲进山谷中没多久,一双诡异的双眼,在半空中浮现而出。

            奇怪的是这双眼睛,并没有睁开,从始至终都是闭眼的状态,就好像其本体在?#20102;?#19968;般。

            “快了,封印的力量即将流逝干净,本尊破封而出的日子不?#35835;?.....”

            声音幽幽,回荡在山谷之外,再加?#19979;?#19978;三眼凶豺的血型尸体,使得山谷外的气氛显得异常诡异,只不过并没有人察觉到这一幕。

            没过多久,这双诡异之眼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至于身在神秘洞府的罗松,此刻?#37096;?#22987;......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2. nba中文网站 六合特码 彩票举报后给我退款了 重庆快乐十 山西快乐十分钟走势 体育彩31 同桌游诈金花商店 彩票计划app 北京单场比分 吉林快三19连小图片 四川时时彩怎么玩 一头一码中特 山东扑克3开奖走势图2019 11选5开奖直播 篮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