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 十万大山(三)

        目录:不灭通天| 作者:以狼| 类别:散文诗词

            “误会误会,就算给在下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打化龙门诸位的主意!”罗松连忙解释道。

            他身旁的季常虽没有说话,但神色间流露出的惊恐,却是与罗松一般无二,显然是被突如其来的化龙门众人给吓到了。

            “哼,什么误会不误会的,你二人从开始就鬼鬼祟祟的跟着我们,还说没有什么企图,若是再不说实话,信不信老夫现在灭了你们!”一个脾气火爆的老者大喝道。

            闻言,罗松与季常身体一颤,急忙解释道:“还请化龙门诸位道友不要误会,我二人之所以冒险跟随诸位,实在是有一件大事想他诸位合作,可又怕被诸位怀疑,所以才一路跟随,?#24613;?#31561;到合适的机会……”

            “等到合适的机会动手吗??#34987;?#29190;老者脸上煞气涌动,手中也不知何时已进我一年黑色铁镜,随时?#21152;?#21487;能动手。

            “元师弟,听他把话说完。”童禄开口阻止道。

            见童禄开口了,火爆老者也不好再继续说什么,冷哼一声后,死死地盯着两人,这让两人惊惧不已。

            ?#27604;唬?#32599;松内心却是冷笑,因为啊发现周围的这些人,除了一个气虚境中期的青衣中年外,其余的人都是与童禄走的很近的。

            尤其是火爆老者,他之前在化龙门的时候,就听说过他,其名元尚,是童禄的同门师弟,一直都是以童禄马首是瞻,当初童禄下达通缉令时,还是元尚亲自执?#23567;?br />
            甚至在秘境试炼结束之后,更是以他的事牵连易澜和?#23601;?#20803;和,要不是易澜和?#23601;?#20803;和在化龙门地位很高,恐怕免不了要被同门之人排斥。

            可就算是那样,在元尚的推波助澜之下,无论是易澜还是?#23601;?#20803;和,皆被罚禁足化龙门内三十年不得出。

            之前五阳山相会,两人还是偷偷出的化龙门,还好他们比化龙门人缘很好,没有被其他人发现或是检举,?#21152;?#24656;怕又是一阵惩罚,这一切除了童禄之外,更有火爆老者元尚的一份功劳。

            在发现童禄之后,罗松也同样发现的元尚,可以说这两个人,要已被罗松列到必杀名单之?#23567;?br />
            见童禄开了口,罗松知道自己抛出的诱饵,已经吸引了童禄,不过越是到这个时候,他越是不能大意,毕竟童禄可是活了一两百年的老?#19968;錚?#21448;是一门之主,如果不做周全的话,很容易被对方察觉出来。

            一旦被察觉,尽管罗松不会怕他们,但由此也失去了灭杀童禄的最好?#34987;?#29978;至在他离去之后,很有可能让童禄保留一命,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一个遗憾。

            他在通冥境留下的遗憾已经够多了,如今既然碰上了童禄,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对方,就算再怎么想灭杀对方,也得沉住气气忍着,小不忍则乱大乱!

            “多谢道友!”罗松对着童禄施乐一礼。

            “在下我我兄弟,在距此四十多里外的一处山丘上,发现了一个禁制满布洞府,而上面的一些符文印记乃是上古才有,在下大胆推测,?#20146;?#27934;府很有可能是上古遗留下的洞府。”

            “什么?#21487;?#21476;洞府!?”

            此言一出,立马就令神色大变,就连童禄也都不例外。

            ?#27604;唬?#31461;禄毕竟是化龙门门主,表面上无论是心性还是气度,都不是一般气虚境修士所能比,这一点从他神色大变之后,又迅速恢复就可以看出来。

            “老东西,不怕你不上钩。”罗松心中暗暗道。

            “你能确定那是上古洞府?”童禄双眼微眯地盯着罗松,像是要将他心中所想给看穿。

            见状,罗松双眼微微?#28860;悖?#24613;忙道:“在下绝不敢说假话,只因为我兄弟二?#35828;?#21147;量,不足以将洞府禁制破开,无奈之下只能寻求其他?#35828;?#24110;助。”

            “但在这十万大山之中,与其他的散修合作,我兄弟二人就算有十条命,也都不够那些人吞的,而我们两人势单力薄,只能寻求靠得住的宗门,西?#29616;?#22320;最大的宗门,就莫过于化龙门和血煞宗。”

            ?#25226;?#29022;宗修士毫无信用可言,嗜杀?#23578;裕?#21482;怕我兄弟二人说出上古洞府之后,就会被他们灭杀,再三考虑之下,我二人只能选择化龙门。”

            听着罗松的这番话,众?#26494;?#33394;满意地点?#35828;閫罚?#26263;道此二人果然上道,那血煞宗之人毫无诚信,唯有?#19968;?#40857;门才是西?#29616;?#22320;第一宗门。

            ?#27604;唬?#22312;场之人虽然很满意罗松的话,但他们都是活了百多年的老?#19968;錚?#33258;然不可能因为罗松的三言两句就相信他。

            “哦?照你这么说,难道你们就不怕?#19968;?#40857;门知道后,为了?#21171;?#19978;古洞府而?#27604;?#28781;口,如此一来,谁都不知道?#19968;?#40857;门做过此事,道友他觉得这要做,对哦?#19968;?#40857;门的利益最大吗?”童禄一脸莫名地笑说道。

            见童禄如此一说,众人却见罗松神色不惊,反而像是早就料到童禄会这么说一般,神色平静道:“道友所言极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在下还没有笨到那种程度,这世间没有什么至善之人,唯有建立在共同利益下的朋友。”

            “既然话说开了,那在下也没有什么遮遮掩掩的,我兄弟二人在决定?#19968;?#40857;门的诸位合作之前,也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难道我二人就不会有所?#24613;?#21527;?”

            “哦?不知阁下二?#35828;淖急?#26159;什么,莫非道友觉得能敌得过?#19968;?#40857;门不成?”童禄大有深意的说道。

            “不敢,若是你兄弟二人有那种实力,根本不会来找诸位,不过若是诸位以为制伏我们,就能的到有关上古洞府的下落,也未免太好看天下人了。”

            “我二人虽是散修,但早些年机缘巧?#29616;?#19979;吃过镇魂果,想来诸位对此果的效用很清楚吧。”

            镇魂果?

            众人脸色再次一变,眼中虽说是怀疑之色,但对方既然敢如此过来谈合作,那就自然有所依仗,而这镇魂果就是依仗。

            服下镇魂果之人,魂魄不会有所提升,能很大程度上抵御灵魂攻击,如果不是相差两大境界的话,基本无法对服用镇魂果之人施展搜魂之术,众人想制伏两人,搜魂得到上古洞府的想法也就达不成。

            童禄目光闪动之间,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镇魂果何其珍稀,你认为编出这么一个谎话,我等就会相信吗?”

            “是与不是,诸位可对在下搜魂试试,看看在下是否在说?#36873;!?#32599;松淡淡道。

            一瞬间,众人盯着罗松的目光惊疑不定,毕竟敢说出这样的话,以及随时都让他们搜魂的样子,根本做不了假。

            对方说是可以尝试,但试了与不试的区别,双方心中其实都知道,所谓的合作基本已是不可能,而合不合作的决定权,也全都在化龙门手?#23567;?br />
            众人拿不定主意,全都将目光看向童禄,显然一切都听童?#35805;才?#19982;决定。

            “好,既然两位道友有如此诚意,?#19968;?#40857;门又岂会拒人于千里之外,二人可以放心,?#19968;?#40857;门屹立西?#29616;?#22320;数万年,自有?#19968;?#40857;门形式的底线,最后不管成与不成,绝不会做那过河拆桥的事。”

            “至于最后的分配问题,因?#19968;?#40857;门人多,?#27604;?#20108;位道友也不用担心,?#19968;?#40857;门只要六成,其余四成全归二位道友,如何?”

            “四成,这……”

            罗松神色故作难看,却见童禄神色一肃,冷哼道:“道友可要想清楚,如此分配二位已经占了很大的便宜,莫非要让?#19968;?#40857;门血本无归不成。”

            “道友这是说哪里的话,我兄弟二人并非不识好歹之人,四成就四成,只希望我等一起联手,破开那上古洞府,皆大欢喜才是王道。”罗松咬牙说道。

            “不错,道友能有如?#21496;?#24735;,我等合作绝?#38405;?#25104;功,到时候那上古洞府内的宝物,也是我等的囊中之物,哈哈哈~”童禄大笑起来。

            只是他口中说的‘我等’,包不包括罗松和季常就又是另一回?#38706;?br />
            并且,周围化龙门的长老们,虽然也跟着一起笑起来,只不过谁也不知道他们心中是怎么想的,但罗松心中却一清二楚。

            以罗松对童禄的了解,若是一般的东西,或许还不会令童禄翻?#24120;?#20250;继续保持化龙门门主的形象,可涉及到是一座上古洞府,一旦破开洞府禁制后,只?#38706;?#26041;会第一时间暴露本性,联合其他人一起将罗松和季常给干掉。

            ?#27604;唬?#32599;松和季常也不是善茬,不然也不会编造出一个上古洞府的谎言,为的就是初步融入化龙门众人之中,等到?#34987;?#25104;熟,两人?#19981;?#31532;一时间出手,将童禄和元尚灭杀掉。

            并且,敌在明我在暗,罗松与季常都明白,在没有看到上古洞府之前,化龙门的一干人不会轻易对他们动手,而他们却能随时对众人动手。

            看似主动权掌握在化龙门手中,实则一直掌握在罗松两人手里。

            对于罗松而言,这是一场解决遗憾的游戏......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1. <blockquote id="l8x77"></blockquote>
                    
                    
                    <meter id="l8x77"></meter>
                  2. 快3开奖青海 2019篮球 搜狐足球指数 双色球四五红球尾数差 辽宁11选5和值图表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开奖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福彩每周开奖日期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 11选5全天免费计划 双色球历史133期开奖结果 欢乐斗地主白金卡怎么兑换欢乐豆 泳坛夺金河南 吉林11选5前三位跨度遗漏值尾走势图 北京快3一定牛推荐